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中大语文

与吾共语,知君有文。

 
 
 

日志

 
 

同类文阅读:山  

2010-01-20 09:14:37|  分类: 阅读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同类文阅读:

泰山很大

 汪曾祺

  1、描写泰山是很困难的。它太大了,写起来没有抓挠。三千年来,写泰山的诗里最好的,我以为是《诗经》的《鲁颂》:“泰山岩岩,鲁邦所詹。”“岩岩”究竟是一种什么感觉,很难捉摸,但是登上泰山,似乎可以体会到泰山是有那么一股劲儿。詹即瞻。说是在鲁国,不论在哪里,抬起头来就能看到泰山。这是写实,然而写出了一个大境界。汉武帝登泰山封禅,对泰山简直不知道怎么说才好,只好发出一连串的感叹:“高矣!极矣!大矣!特矣!壮矣!赫矣!惑矣!”完全没说出个所以然。这倒也是一种办法,人到了超经验的景色之前,往往找不到合适的语言,就只好狗一样地乱叫;杜甫诗《望岳》,自是绝唱,“岱宗夫如何?齐鲁青未了”,一句话就把泰山概括了。杜甫真是一个深受儒家思想影响的伟大的现实主义者,这一句诗表现了他对祖国山河的无比的忠悃。相比之下,李白的“天门一长啸,万里清风来”,就有点洒狗血。李白写了很多好诗,很有气势,但有时底气不足,便只好洒狗血,装疯。他写泰山的几首诗都让人有底气不足之感。杜甫的诗当然受了《鲁颂》的影响,“齐鲁青未了”,当自“鲁邦所詹”出。张岱说:“泰山元气浑厚,绝不以玲珑小巧示人。”这话是说得对的。大概写泰山,只能从宏观处着笔。郦道元写三峡可以取法。柳宗元的《永州八记》刻琢精深,以其法写泰山即不大适用。

  2、写风景,是和个人气质有关的。徐志摩写泰山日出,用了那么多华丽鲜明的颜色,真是“浓得化不开”。但我有点怀疑,这是写泰山日出。还是写徐志摩自己?我想周作人就不会这样写。周作人大概根本不会去写日出。

  3、我是写不了泰山的,因为泰山太大。我对泰山不能认同。我对一切伟大的东西总有点格格不入。我十年间两登泰山,可谓了不相干。泰山既不能进入我的内部,我也不能外化为泰山。山自山,我自我,不能达到物我同一,山即是我,我即是山。泰山是强者之山,我自以为这个提法很合适,我不是强者,不论是登山还是处世。我是生长在水边的人,一个平常的、平和的人。我已经过了七十岁,对于高山,只好仰止。我是个安于竹篱茅舍、小桥流水的人。以惯写小桥流水之笔而写高大雄奇之山,殆矣。人贵有自知之明,不要“小鸡吃绿豆――强努”。

  4、同样,我对一切伟大的人物也只能以常人视之。泰山的出名,一半由于封禅。封禅史上最突出的两个人物是秦皇、汉武。唐玄宗作《纪泰山铭》,文词华缛而空洞无物。宋真宗更是个沐猴而冠的小丑。对于秦始皇,我对他统一中国的丰功,不大感兴趣;他是不是“千古一帝”,与我无关。我只从人的角度来看他,对他的“蜂目豺声”印象很深。我认为汉武帝是个极不正常的人,是个妄想型精神病患者,一个变态心理的难得的标本。这两位大人物的封禅,可以说是他们的人格的夸大。看起来这两位伟大人物的封禅的实际效果都不怎么样,秦始皇上山,上了一半,遇到暴风雨,吓得退下来了。按照秦始皇的性格,暴风雨算什么呢?他横下心来,是可以不顾一切地上到山顶的。然而他害怕了,退下来了。于此可以看出,伟大人物也有虚弱的一面。汉武帝要封禅,召集群臣讨论封禅的制度。因无旧典可循,大家七嘴八舌瞎说一气。汉武帝恼了,自己规定了照祭东皇太乙的仪式,上山了。却谁也不让同去,只带了霍去病的儿子一个人。霍去病的儿子不久即得暴病而死。他的死因很可疑,于是汉武帝究竟在山顶上鼓捣了什么名堂,谁也不知道。封禅是大典,为什么要这样保密?看来汉武帝心里也有鬼,很怕他的那一套名堂不灵验,为人所讥。

  5、但是,又一次登了泰山,看了秦刻石和无字碑(无字碑是一个了不起的杰作),在  乱云密雾中坐下来,冷静地想想,我的心态比较透亮了。我承认泰山很雄伟,尽管我和它不能水乳交融,打成一片;承认伟大的人物确实是伟大的,尽管他们所做的许多事不近人情。他们是人里头的强者,这是毫无办法的事。在山上呆了七天,我对名山大川、伟大人物的偏激情绪有所平息。

同时我也更清楚地认识到我的微小,我的平常,更进一步安于微小,安于平常。

  6、这是我在泰山受到的一次教育。

  7、从某个意义上说,泰山是一面镜子,照出每个人的价值。

  节选自汪曾祺《泰山片石》(《汪曾祺人生漫笔》,同心出版社,2005年1月第1版)

点评:

  此文与其说是一篇游记散文,不如说它是一篇文化随笔。文章从《诗经》与武帝、杜甫、李白等人对泰山的不同描写入手,提出“写风景,是和个人气质有关的”的观点,并结合自己的实际,谈及自己写不了泰山的原因,并由此引发了对人生的反省和思考。“安于微小,安于平常”,这正是作者“在泰山受到的一次教育”。

  本文脉络清晰,层次分明,环环相扣,水到渠成,于嬉笑怒骂的言语之中蕴含着丰厚的人生感悟和积极的人生态度。

泰山赋

李木生

     1、阅历过人类全部世纪的泰山,又在反复地翻检二十世纪,并将其永远保鲜地存入记忆之中。任谁也无法动摇它,更不能贿赂它,泰山就这样铁面无私地记下了一百年间人类真实的生活,包括全部细节。

     2、诺言的雾霾,专制的恐怖,加上人类易于遗忘的天性,有时会使历史面目全非,甚至会让现实也黑白颠倒。但是泰山在这里矗着,背依次第升高的万里大陆,面临翻卷自如的万里海洋。他无言地裸露着真实,一次次纠正似乎早巳板上钉钉的定论。那个指鹿为马的赵高,手大也无法遮天。两千多年来,鹿还是鹿,马还是马。

     3、是哪个星球与地球的野合,孕生了这个地之骄子?一定有过万雷裂变式的幸福的呻吟,一定有过通体红透的痛苦的燃烧,而后在漫天豪雨与倾海怒涛的淬火中,定格成如此超凡脱俗的“这一个”。二十五亿年间,不阿天,不媚世,独立于中国的华北平原之上。

    4、英雄云涌的世纪,他兴奋的情怀里会悬下百架千架的瀑琴,让风弹奏。更多的是委琐的时代,只有神权合一的宝座和宝座下跪着的灵魂。这时,泰山更加不挠地矗立着,让似乎决定一切的宝座看着,到底还有一个站着的,也让跪着的灵魂领略站着的美丽。

     5、泰山曾经眼睁睁地看着“利欲”二字,怎样地将一个站立的巨人,腐蚀成一团跪着的侏儒。泰山上的第一块刻石,为李斯所书。当秦王赢政下令逐斥各国人才的时候,是李斯挺身而出,直面威烈的秦王,上了千言的《诛逐客书》。这时的李斯,是巨人的李斯。但是一己的利欲把他的心灵熏瘫了,竟然为了禄位,堕落成与赵高为伍的小人,阿顺苟合胡亥之意,污仁义,咒尧禹,颂残暴。

  6、李斯之后才一百多年,汉武帝蛮不讲理地将站着的司马迁摁趴在地上。汉武帝像捏碎一个蚂蚁摁倒他又无情地羞辱了他。蒙着最大的羞辱,被摁倒的司马迁,却踉跄着挺着脖梗站了起来。“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这是身受腐刑的司马迁向命运与朝廷发出的挑战。一个穷而无权身遭残疾的知识分子,终竟写成“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的《史记》,一部比整个王朝值钱百倍的史诗,也为中华民族树起了一个泰山般站立者的形象。

     7、跪,可说是中国的国粹。也许跪着可以爬一条平坦的仕途,但是跪着的官员怎能治理好一个国家?跪着的大众怎能走进文明的世纪?

    8、于是,站着的人就一个个成为了国家的福音,民族的骄傲,也只有站着的人才真正地为国家为人类留下了传世的文明硕果。从喜马拉雅山到泰山,中国有一道道屹立的山脉;从屈原到鲁迅,中国有一尊尊站立的知识分子;从陈胜吴广到中国工农红军,中国有前仆后继的站立的民众。泰山在,站立的种子就会春风吹又生。

   9、我常常会想象二十五亿年前的那个泰山诞生的时日。穿透兆亿年的混沌,横空而立,一身的岩浆,燃做红透的旗帜。从此成为人类最古老也最新鲜的歌谣,哪怕梦魔如磐,风雨如磐,都终究在它与旭日的面前败阵。它和人类共同经历着一世世生活的沉重,一辈辈生旅的磨难,仍然天天以自己屹立的身躯,豁然撑起无垠的天幕,接生旭日,报告光明与希望,也向世界袒开天幕样无垠辽阔的胸襟和胸襟中无比自由的心。

   10、黎明,站在地球之巅的泰山,为宇宙司晨。

     11、啊,泰山,我的泰山。

最美的景色是心情

邓  皓

  1、那日和友人一块去庐山游玩。庐山有一景点名曰三迭泉。那是庐山胜景之一。当地人有言:不到三迭泉,枉为庐山客。可见是极有看头了。

  2、几个人结伴由导游领着从五老峰下来。那导游先生坐在一凉亭处便不肯走了。说:去三迭泉来回14华里,只有一条山道可走。想看三迭泉,要再登四千级台阶。然后挥挥手:你们去吧。

  3、我当时就傻眼了:四千级台阶!刚才爬一趟五老峰力气已快消耗尽了,再爬四千级台阶?

  4、我仰天长叹,脸上显出无力回天的神情。友人却不管,径自往前赶了。我一个人孤零零落在了后头。

  5、独自歇歇停停地走着。却发现去往三迭泉的路上景色十分的秀美。极目远眺,茫茫云海疏淡出山的轮廓,宛若瑶池仙境。近处青山如黛,绿树成荫。人在山谷里走着,早把一个夏天抛在了脑后。只当是走进了一个清凉幽静的世界。特别是山涧里哗哗作响的流泉,迂回曲折地从一块块突兀迭起形态各异的山石间流过,时而安详,时而暴戾,时而如暖流涌动,时而如决堤狂潮,让你不得不为大自然的奇美造化惊叹不已,驻足流连。

  6、我真是沉醉其间,乐而忘返了。心里哪还有什么三迭泉。

  7、坐在山石上,我可以悠闲成山;涉水于清涧中,我可以明丽如水;牵一片白云走动,我便是天上的仙人,这才是旅游的心情呵!这旅游的兴致,哪里用得着刻意去装出来?!

  8、突然觉得,游山戏水者若是你的心沉醉其中,那真是应了那句“一花一世界,一鸟一天堂”的。明明置身山水之中,怎可只有三迭泉才让你陶醉?

  9、一片云在飘。有人说是风动,有人说是云动。其实那是你的心在动。

  10、最美的景色是人的心情呵!

  11、坐在一块状如卧龟的石头上小憩。头上是触手可及的天。前方是聚聚散散的云。两边兀立的是青山,拂面而过的是清风,耳边轰然作响的是流泉。这等景致你说应该叫什么呢?如果愿意,可不可以把它叫做“戏水崖”?

  12、这样想着,我的心就如三月里翩跹的彩蝶了。再看那些行色匆匆赶着去看三迭泉的游客,心里就不免生出几分感慨:身边这么好的景色顾不得欣赏,却疲于奔命般认定一个三迭泉--旅游难道是在履行一种职责吗?

  13、接近黄昏的时分,我的那些朋友满脸倦容回来了。一个个累得东倒西歪,连说话的气力也没有了。哪里还找得出旅游的那份浪漫和闲适?这时我便知道了:与我的朋友相比,我少看了一个三迭泉,但留在我心里的那个秀美的庐山,却是完整的了。

                                  原载《青春潮》

点评:

  读罢这篇游记散文,不禁想起朱光潜先生在《慢慢走,欣赏啊!》中提到的那个细节:“阿尔卑斯山谷中有一条大汽车路,两旁景物极美,路上插着一个标语牌劝告游人说:‘慢慢走,欣赏啊!’”是啊,世间的美景胜地尚且要用心去品读,更何况是那些一走而过的路旁风景呢?没有发现美的眼睛和感受美的心灵,何以能沉醉于路边的风景?由此观之,“慢慢走,欣赏啊!”不失为一句振聋发聩之语。有了美丽的心情,才会有美丽的风景。境由心生,诚哉斯语!

听 山

 邵燕祥

  1、都说是看山:赶路的人辛苦,抱怨“看山跑死马”,不赶路的人背起手来,远远地哼一句“文似看山不喜平”,而那些偏重理性思考的,沉吟于“横看成岭侧成峰”,好像一定要把山看透。真想看透――有眼欲识泰山,非进山不可。

  2、进得山来,当心脚下的蹭蹬,还要目不暇给地看这看那。看山是有心的,听山往往是在无意中。

  3、你听过山吗?你问:山还可听?

  4、我听过。在南岳衡山听过蝉。在黄山听过鸟。在五台山听过风。在索溪峪听过雨。在小兴安岒听过松涛。

  5、这回,在泰山的山道上,我又听到蝉了。不是“寒蝉凄切”,因为不在秋天,在盛夏,我想是。跟我在别处听的蝉声也不同,北京城里的蝉好像喝足了露水,又苦于烈日暴晒,市声喧嚣,叫得分外高亢,像抗议,至少是争鸣;南岳磨镜台边,古树浓荫,蝉鸣就显得从容,仿佛只是为衬出山林的幽静,跟北京的不一样,我得诗一句,“蝉鸣高杪带湘音”;那么,这里的蝉声就是齐音或鲁音了,平实,透着憨厚,一点没有哗众取宠的意思。登山的人若只顾喘气、擦汗,呼朋唤友,真会把它忽略了。

  6、不知是怕我忽略,还是嫌我干扰,一只鸟把鸟粪洒落我肩膀上,在我从环山公路拐上磴道的时候。匆忙间也没弄清是什么鸟。到中溪住下,心也静下来,想寻鸟声,空山寂寂。终于听到了,一声两声,斑鸠在唤雨呢,隔着好几百米,是从另一个山腰或峡谷传来,穿过云雾,鸟声湿了。

  7、多雾,没有风,自然听不见林涛。听说后石坞的松林蓊郁,一遇山风,就做怒涛声。这回赶着下山,没到后石坞去,松涛也就没有听着。

  8、这是机缘,可遇而不可求的。其实,听山要有听山的耳朵,还要有听山的心境。有了这心境,在人声嘈杂的山道上也能听出一片谧静,又能从这一片谧静中听出天籁。这种心境早与我无缘了,在泰山偶尔闪现过一两回。有人能做到物我两忘,在我,却太难了。

  节选自邵燕祥《泰山七题》(《中华散文珍藏本.邵燕祥卷》,人民文学出版社,1998年12月北京版)

点评:

  山是要用眼睛来看的,但也可用耳朵去听,只是二者的境界相去甚远。正如作者所言:“看山是有心的,听山往往是在无意中。”“听山”要有机缘,更要有一种难得的物我两忘的心境;陶渊明“悠然”“采菊东篱下”,尔后才“见南山”之“悠然”。“听山”与“见山”有异曲同工之妙,都少不了一种悠然的心境。有了物我两忘的悠然心境,才能“在人声嘈杂的山道上也能听出一片谧静,又能从这一片谧静中听出天籁”。

  作者笔下的那句 “鸟声湿了”,写得美极了,非物我两忘之境难得也。

到尼亚加拉大瀑布

〔英〕狄更斯

  1、那一天的天气寒冷潮湿,着实苦人;凄雾浓重,几欲成滴,树木在这个北国里还都枝柯赤裸,完全冬意。不论多会儿,只要车一停下来,我就侧耳静听,看是否能听到瀑布的吼声,同时还不断地往我认为一定是瀑布所在那方面死乞白赖地看;我所以知道瀑布就在那一方面,因为我看见河水滚滚朝着那儿流去;每一分钟都盼望会有飞溅的浪花出现。恰恰在我们停车以前几分钟内,我看见了两片嵯峨的白云,从地心深处巍巍而出,冉冉而上。当时所见,仅止于此。后来我们到底下了车了,于是我才头一回听到洪流的砰訇,同时觉得大地都在我脚下颤动。

  2、崖岸陡峭,又因为有刚刚下过的雨和化了一半的冰,地上滑溜溜的,所以我自己也不知道我是怎么下去的,不过我却一会儿就站在山根那儿,同两个英国军官(他们也正走过那儿,现在和我到了一块)攀登到一片嶙峋的乱石上了;那时崩渤大作,震耳欲聋,玉花飞溅,蒙目如眯,我全身儒湿,衣履俱透。原来我们正站在美国瀑布的下面。我只能看见巨浸滔天,劈空而下,但是对于这片巨浸的形状和地位,却毫无概念,只渺渺茫茫,感到泉飞水立,浩瀚汪洋而已。

  3、我们坐在小渡船上,从紧在这两个大瀑布前面那条汹涌奔腾的河里过的时候,我才开始感到是怎么回事,不过我却有些目眩心摇,因而领会不到这副光景到底有多博大。一直到我来到平顶岩上看去的时候——哎呀天哪,那样一片飞立倒悬的晶莹碧波!它的巍巍凛凛,浩瀚峻伟,才在我眼前整个呈现。

  4、于是我感到,我站的地方和造物者多么近了,那时候,那副宏伟的景象,一时之间所给我的印象,同时也就是永远无尽所给我的印象――一瞬的感觉,而又是永久的感觉――是一片和平之感:是心的宁静,是灵的恬适,是对于死者淡泊安详的回忆,是对于永久的安息和永久的幸福恢廓的展望,不掺杂一丁点暗淡之情,不掺杂一丁点恐怖之心。尼亚加拉一下就在我心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留下了一副美丽的形象;这副形象一直永世不尽留在我的心头,永远不改变,永远不磨灭,一直到我的心房停止了搏动的时候。

  5、我们在那个神工鬼斧、天魔帝力所创造出来的地方上待了十天,在那永久令人不忘的十天里,日常生活中的龃龉和烦恼,如何离我而去,越去越远啊!巨浸的砰訇对于我如何振聋发聩啊!绝迹于尘世之上而却出现于晶莹垂波之中的,是何等的面目啊!在变幻无常、横亘半空的灿烂虹霓四周上下,天使的泪如何玉圆珠明,异彩缤纭,纷飞乱洒,纵翻横出啊!在这种眼泪里,天心帝意,又如何透露而出啊!

  6、我一起始,就跑到了加拿大那一边儿,在那十天里就一直在那儿没动。我从来没再过过河,因为我知道,河那边也有人,而在这种地方,当然不能和不相干的闲杂人搀和。整天往来徘徊,从一切角度,来看这个垂瀑;站在马蹄铁大瀑布的边缘上,看着奔腾的水,在快到崖头的时候,力充劲足,然而却又好像在驰下崖头、投入深渊之前,先停顿一下似的;从河面上往上看巨涛下涌;攀上邻岭,从树林间瞭望,看激湍盘旋而前,翻下万丈悬崖;站在下游3英里的巨石森岩下面,看着河水,波涌涡漩,砰訇应答,表面上看不出来它所以这样的原因,实在在河水深处,却受到巨瀑奔腾的骚扰;永远有尼亚加拉当前,看它受日光的蒸腾,受月华的挑逗,夕阳西下中一片红,暮色苍茫中一片灰;白天整天眼里看它,夜里枕上醒来耳里听它;这样的福就够我享的了。

  7、我现在每天平静之时都要想:那片浩瀚汹涌的水,仍旧尽日横冲直滚,飞悬倒洒,砰訇崩渤,雷鸣山崩;那些虹霓仍旧在它下面100英尺的空中弯亘横跨。太阳照在它上面的时候,它仍旧像玉液金波,晶莹明澈。天色暗淡的时候,它仍旧像玉霰琼雪,纷纷飞洒;像轻屑细末,从白垩质的悬崖峭壁上阵阵剥落;像如絮如棉的浓烟,从山腹幽岫里蒸腾喷涌。但是这个滔天的巨浸,在它要往下流去的时候,永远老像要先死去一番似的,从它那深不可测、以水为国的坟里,永远有浪花和迷雾的鬼魂,其大无物可与伦比,其强永远不受降伏,在宇宙还是一片混沌,黑暗还复掩渊面的时候,在匝地的巨浸――水――以前,另一个漫天的巨浸――光――还没经上帝吩咐而一下弥漫宇宙的时候,就在这儿森然庄严地呈异显灵。

  摘自《流行哲理散文?外国卷珍藏版》(珠海出版社,2001年9月第1版)

点评:

       本文是一篇典范的游记散文,作者采用移步换景之法来描写尼亚加拉大瀑布奇特壮观的自然景致,对大瀑布的描写之中浸透着作者对尼亚加拉大瀑布的无比热爱之情。作者先从远处落笔,详细描写了自己赶往大瀑布时一路之上的急切心情:时时侧耳静听“瀑布的吼声”,不断张望“瀑布所在的那方面”,每一分钟都盼望“飞溅的浪花出现”;接下来站在山根近观:听到的震耳欲聋的水声,看到的是“巨浸滔天,劈空而下”,感到的是“泉飞水立,浩瀚汪洋”;随之又以小渡船、平顶岩为观察点,进一步感受大瀑布浩瀚峻伟的美丽形象;然后又详细描写自己在加拿大那边儿十天里“从一切角度”所看到的大瀑布的另一番峥嵘气象;最后以“每到平静之时”的回味、反刍方式再现大瀑布永恒的“异”、“灵”。 

  评论这张
 
阅读(5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