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中大语文

与吾共语,知君有文。

 
 
 

日志

 
 

同类文阅读:文人藉茶喻志  

2010-01-21 16:59:52|  分类: 阅读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同类文阅读:文人藉茶喻志

                                                                           李选任

          文人借物喻志,常在其诗文或书画中,以芝兰蕙萱、松竹菊梅的美丽、香艳、高雅、贞节等高尚情操,比喻美人、君子、忠臣、义士……而歌颂之、叹之,暗喻自己的志趣和美德。而以茶喻志的诗文,亦属常见。 
         品茶不仅带来无限的情趣,而且常能满足自己需要的超脱感与心理精神上的愉悦,借茶言志,发抒情怀,也是品茶艺术藉以表现自己的重要形式之一。
         如白居易的《食後》茶诗中,充分表露了他的淡泊情趣和他的处世哲学,诗云:
        食罢一觉睡,起来两瓯茶。举头看日影,已复西南斜。
        乐人惜日促,忧人厌年赊。无忧无乐者,长短任生涯。
        而苏东坡的《试院煎茶》诗中,则是於茶中求超脱。诗云:
        蟹眼已过鱼眼生,飕飕欲作松风鸣。 
        蒙茸出磨细珠落,眩转绕瓯飞雪轻。
        银瓶泻汤夸第二,未识古人煎水意。
        君不见,昔时李生好客手自煎,贵从活火发新泉;
        又不见,今时潞公煎茶学西蜀,定州花瓷琢红玉。 
        我今贫病长苦饥,分无玉碗扭娥眉。 
        且学公家作茗饮,砖炉石铫相行随。
        不用撑肠拄腹文字五千卷,但愿一瓯常及睡足日高起(时)。
         僧俗不同,志趣各异,而其诗境趣意亦有别。如皎然和尚的《饮茶歌》,则充满清淡高远的「禅味」。诗云:
          越人遗我剡溪茗,采得金芽爨金鼎。
         素瓷雪色漂沫香,何似诸仙琼蕊心!
        一饮涤昏寐,情思爽朗满天地; 
        再饮清我神,忽如飞雨洒清尘; 
         三饮便得道,何须苦心破烦恼!

        美女陪酒,佳人伴茶,也是文人受歌的题材,如崔珏的《美人尝茶行》诗中,把美人春睡慵懒,品茗小坐的闺房情态,描绘得唯妙维肖,令人赞叹,诗云: 

        云鬓枕落困春泥,玉郎为碾瑟瑟尘。
        闲教鹦鹉啄窗响,和娇扶起浓睡人。
        银瓶贮泉水一掬,松雨声来乳花熟。
        朱唇啜破绿云时,咽入香喉爽红玉。
       明眸渐开横秋水,手拨丝篁醉心起。
       台时却坐推金筝,不语思量梦中事。

        还有在一些茶宴盛会上,茶味的芳香随茶汤沁入心头的内在感觉,不仅能给人以物质上的享受,更重要的是能给人带来精神上的愉悦。如:

  竹下忘言对紫茶,全胜羽客醉流霞。
  尘心洗尽兴难尽,一树蝉声片影斜。(钱起)

  鹧斑挽面云萦宇,免褐瓯心雪作泓。
  不待清风生两腋,清风先向舌端生。(黄万里)

         这些诗句,歌颂茶的艺术美给人带来的身心享受,读来真令人赏心悦目,回味无穷,而又赞叹不已。
                        人间大雅最是茶

                                                                            欧阳娜
  
         品茗无疑是一种雅,正如周作人所说:「同二三朋友共饮,得半日之闲,可抵十年的尘梦。」与茶有关的故事总是雅得很。不信,这里就给您侃两个。

          一是《金瓶梅》中的一个情节。有一次,西门庆迷上了佳人桂姐,应伯爵看出了他的心思,便在给西门庆上茶时念了一首夸茶的《朝天子》:「这细茶的嫩芽,生长在春风下。不揪不采叶儿渣,但煮著颜色大。绝品清奇,难描难画,口儿里经常呷。醉了时想她,醒来时爱她。原来一篓儿千金价。」显然这是在以茶之香纯比喻人之秀美,这哪里是在夸茶,这分明是在夸人!《金瓶梅》是写情爱的古典名著,可这首借茶写人的《朝天子》就挺雅!

         二是清代无名氏笔记《乐水清话》中的一个故事。一个讲究饮茶的主人正在庭院邀众友人饮茶,突然来了一个讨茶喝的乞丐,那乞丐虽衣衫破碎却举止不俗,主人便给他倒了一盏,并问道:「你也喜欢饮茶?」乞丐点头,饮毕从容回答:「茶叶尚可,水也不差,可惜火候不好。」主人闻言不悦,问道:「我是用三年陈的樟树炭烧的水,难道不佳?」乞丐道:「实不相瞒,我家原也富有,万贯家财是被我喝茶喝光了的,想当年我烧茶用的是橄榄果核,烧时只有蓝焰,绝无火气,先生不妨一试。」主人闻言大惊。瞧,悬了!万贯家财居然被喝得精光,喝成了乞丐却仍然刻骨铭心地记得茶,并津津乐道地谈论茶,如此乞丐,岂有不雅?

          饮茶用的茶具也大多雅得很,即便是粗瓷大碗,也从来不说「粗陋」而是名之曰为「古朴」。且看《儿女英雄传》中的一段描写:安学海初见邓九公时,褚一官曾用漆木盘端上三碗茶,老头儿一见就不高兴,说:「你瞧瞧,怎麼使这家伙给二叔倒茶?有前日那个九江客人给我的那个御制诗盖碗儿,说那上头是当今佛爷作的诗,还有苏州总运二府送的那个什麼蔓生壶,和咱们的那个雨前春茶,你都拿出它们来……」。听此言足以说明,好茶如无好茶具便会令人扫兴。这些茶具一般读者虽然不曾见过,但想必高贵无比。

          与饮茶和茶楼有关的对联也是无一不雅,且雅趣出凡。如:「茶亦醉人无须酒,书能香我何必花」、「惟有山茶偏耐久,绿丛又放数枝红」、「铜壶能煮二泉三江五湖四海水,茗香可入十方百姓千家万户门」、「为名忙为利忙忙中偷闲且来品茗,因公苦因私苦苦里有乐何不喝茶」等等。

          最妙的还是一个与茶有关的对联故事。广州有个茶楼叫陶陶居,老板乃世代书香之後,一日雅兴大发,曾以楼名「陶陶」二字公开徵联,果然有好饮茶的雅者撰出了好联,联曰:「陶潜善饮易牙善烹饮烹有度,陶侃惜分夏禹惜寸分寸无遗」。细品此联,果然妙趣迭出,联中不仅嵌有古代圣贤雅士之名,而且巧妙地借用历史典故将茶楼的经营之道写进了联中。
                       吟到新茶诗也香

                                                                         潘向黎 

            到了唐代,茶既为国饮,又正逢诗歌的时代,茶诗就蓬蓬勃勃地染绿了人们的视野。

           但是茶诗浩如烟海,真要品赏,也不知从何说起。少不得举一漏万,窥斑知豹了。

           如果要推举最佳短诗,我投它一票:

           《九日与陆处士羽饮茶》皎然

            九日山僧院,东篱菊也黄。
            俗人多泛酒,谁解助茶香?

           自己品茶赏菊,嘲笑那些只知道喝酒的俗人,何等自信,何等骄傲。

           同样把茶置于酒之上,怡然自得于茶中清趣的,还有钱起的《与赵莒茶宴》: 

          竹下忘言对紫茶,全胜羽客醉流霞。 
          尘心洗尽兴难尽,一树蝉声片影斜。

          抒发对茶的感情,尤其是新茶的,姚合的《乞新茶》别具一格—— 

          嫩绿微黄碧涧春,采时闻道断荤辛。
          不将钱买将诗乞,借问山翁有几人?

          先赞叹新茶的色泽和品质之可爱,又表示深知新茶得来的不易,然后突然用一种率真的婉转提出请求。末句似乎可以解读出一点自谦、自嘲的意味:像我这样不用钱而用诗就要换新茶(不近常情或者有点无赖)的人应该不多吧。其实却是骄傲:像我这样有才情又懂茶叶、能写出好诗来换好茶的风雅之人,世上没几个吧。以这首诗来看,确实值得以几斤新茶相酬的。

       然而和高手相比,这样的才情还是相形见绌。看刘禹锡的《西山兰若试茶歌》是何等的明快流丽、英爽隽永:

          山僧后檐茶数丛,春来映竹抽新茸。宛然为客振衣起,自傍芳丛摘鹰觜。
         斯须炒成满室香,便酌砌下金沙水。骤雨松声入鼎来,白云满碗花徘徊。
          悠扬喷鼻宿酲散,清峭彻骨烦襟开。阳崖阴岭各殊气,未若竹下莓苔地。
         炎帝虽尝未解煎,桐君有箓那知味。新芽连拳半未舒,自摘至煎俄顷馀。
         木兰沾露香微似,瑶草临波色不如。僧言灵味宜幽寂,采采翘英为嘉客。
         不辞缄封寄郡斋,砖井铜炉损标格。何况蒙山顾渚春,白泥赤印走风尘。
          欲知花乳清泠味,须是眠云跂石人。 

         以我看,此诗在唐代茶诗中可以封一个榜眼。先将茶的来历从头道来,起笔不突兀,但高峰陡起,将制茶、烹茶、斟茶、品茶的过程写得绘声绘色,处处真,又字字新,句句奇,后半由对茶的赞美转入山僧对茶的态度(其实是处世态度),最后是刘禹锡的衷心认同:最懂得茶汤清凉平和的真滋味的,应该就是这样在云间入眠、在石上打坐的人啊。其实也就是说,那种热衷庙堂进退、执迷腥臊荣利的人是不懂茶,也喝不到真正的好茶的。这种看法,直到清代,还有人和他遥相呼应:“试问天街骑马客,一生曾饮一杯无?”(方文)这是将刘禹锡赞美山僧背后的话挑明了。

          至于卢仝,凭一首《走笔谢孟谏议寄新茶》,便可以高中茶诗的状元而很少异议。

        日高丈五睡正浓,军将打门惊周公。口云谏议送书信,白绢斜封三道印。
        开缄宛见谏议面,手阅月团三百片。闻道新年入山里,蛰虫惊动春风起。 
        天子须尝阳羡茶,百草不敢先开花。仁风暗结珠蓓蕾,先春抽出黄金芽。
        摘鲜焙芳旋封裹,至精至好且不奢。至尊之余合王公,何事便到山人家?
         柴门反关无俗客,纱帽笼头自煎吃。碧云引风吹不断,白花浮光凝碗面。
        一碗喉吻润,二碗破孤闷。三碗搜枯肠,惟有文字五千卷。
        四碗发轻汗,平生不平事,尽向毛孔散。五碗肌骨清,六碗通仙灵。 
       七碗吃不得也,唯觉两腋习习清风生。
        蓬莱山,在何处?玉川子乘此清风欲归去。
         山上群仙司下土,地位清高隔风雨。
        安得知百万亿苍生命,堕在巅崖受辛苦。 
        便为谏议问苍生,到头还得苏息否? 

         问得好,喝得更好。从此卢仝的名字和茶永远联系在了一起,从此中国有了七碗茶的典故,每一碗都有自己的说法,从此有人奋笔写茶诗,有人搁笔长叹息,而到了今天,仍有许多茶馆茶铺都用它来作一个最现成最风雅的广告。至于我,每读此诗,击节之余总觉得余兴难遣,作为一个只喝茶不写诗的人,只得慢慢净了手,细细沏了茶,泠泠斟上一盏,酽酽喝上三道,便算作我笨拙却虔诚的酬和了。
                                茶汤四相

                                                                                    马守仁
          饮茶离不开茶汤,说茶同样离不开茶汤,谈茶论道更是离不开茶汤。

         茶汤的色泽、香气、滋味、气韵称为茶汤四相,茶之色、香、味、气韵等皆蕴藏于茶汤中。珠光禅师说:“佛法存于茶汤”,并因此创立了日本茶道,已得茶汤真谛。赵州和尚接引学僧,往往只让“吃茶去”,禅语法言遍布丛林,独得茶汤三昧。此时此处的茶汤已超越了茶品、水品、茶器等物质层面,直接体现茶道精髓。 

         茶汤有冷热,有深浅,有盈亏,有虚实,有甘淡爽利之分,有艰涩柔和之别,今略分为茶汤之色、之香、之味、之气韵论之。

          茶汤之色:普遍意义上,汤色以清澈明亮为上,浓重浑浊为下。但有些特殊茶品的汤色因其品质特点有独特的风格。比如,黄茶类以黄亮为上,红茶以红亮为上等等。

         茶汤之味:汤味有甘苦,有轻重,有厚薄,有老嫩软硬之别,有滑利艰涩之辨。对汤味的要求:入口轻,触舌软,过喉嫩,口角滑,留舌厚,后味甘。轻、甘、滑、软、嫩、厚称为茶汤六味,六味俱足者为上品。

         茶汤之香:香有清浊,有沉浮,有短长,有阴阳,有出世入世之分,有婉约粗放之别。婉约则香气幽雅深长,粗放则粗疏短浅,茶汤之香以婉约为贵,粗放为贱。今略分茶汤之香为:浓香、甜香、幽香、清香。浓香如姚黄魏紫,香气馥郁。甜香如月下秋桂,其情最娇。幽香如空谷幽兰,其韵独高。清香如夏荷初露,清芬袭人。茶汤之香以清香为上品,幽香为中品,浓香、甜香为下品。

         茶汤之气韵:以雅淡空灵者为上品,俱“岩骨花香”者为中品,香味平庸者为下品。上品茶汤能得茶之真香、真味,滋味淡然隽永,香气清幽深长,气韵流动鲜活。香气、滋味俱蕴藏于茶汤中,不动声色,不露圭角,如至人贤圣处世,淡然自足,宠辱皆忘,而其品德、操行足以教化四方。中品茶汤应俱“岩骨花香”。“岩骨”指茶汤入口后应有金石感,品啜时有圭角,耐咀嚼;香气幽雅深长谓之“花香”。中品茶汤如仁人君子处世,慷慨激昂,忠勇好义,以思兼天下为己任,以没世不朽为标榜,让人钦羡不已。下品茶汤略俱滋味,聊备诸香,香气或浓或淡,滋味或甘或苦,细细品啜,其实平庸。上品茶汤应以清净心证之,中品茶汤应以义气证之,下品茶汤所在皆是,随处可证。

         茶汤的色泽、香气、滋味、气韵称为茶汤四相,品啜茶汤时能得四相,称为得味,不贪著茶汤四相,方称得道。
                                   茶联四副

                                                                                         袁定璇
看杯中山色湖光,何其悦目;
品壶内龙珠雀舌,足可清心。

徐玉基
聚天地精华,一瓯绿雪清香远;
承古今魂魄,半盏红泉逸兴飞。

田庆友
待客迎宾,捧来春意十分,此中兴致非关酒;
追逐风雅,领略诗情万种,个里光阴但爱茶。

谢毅
清心而苦,益寿而甘,固本而和,书香长共茗香远;
毓秀于山,销魂于水,有功于世,人品愿同茶品优。
                                  名人茶趣

                                                                                         士毅
         我国是茶的故乡,栽培茶叶已有数千年的历史。古往今来,不少名人与茶结下了不解之缘,或以茶会友,或借茶抒怀,或以茶寄寓,或倾之以情,或状之以诗,为此留下不少轶闻雅事,成为中国茶文化中的一朵奇葩。

          宋代文豪苏东坡是一位谙熟茶事的高手。他在谪居宜兴时,吟诗挥毫,伴随他的常常是一把提梁式的紫砂壶,并写下「松风竹炉,提壶相呼」之名句。他爱壶如子,後来人们便将此种茶壶称之为「东坡壶」,一直沿用至今。

         宋代陆游是位著名的茶客,他出生茶乡,喜尝品茶,所写茶诗达三百多首,堪称历代诗人咏茶之冠军。他嗜茶成癖,以致带病冒寒,深夜亲自汲泉煮茗:「四邻悄无语,灯火正凄冷。儿童亦熟睡,汲水自煎茗。」

           明代大画家唐伯虎喜爱品茗,常以茶吟诗论文。他以茶谜会友的故事,至今仍广为流传:一天,祝枝山刚踏进唐伯虎的书斋,就邀品茶猜谜。唐伯虎笑曰:「我此时正巧做了四个字谜,你要是猜不出,恕不接待!」说完,便吟出谜面:「言对青山青又青,两人土上说原因;三人牵牛缺只角,草木之中有一人。」顷刻,祝枝山就破了此谜,得意地敲了敲茶几说:「倒茶来!」原来,此四个字谜正是:「请坐,奉茶。」

          清代乾隆皇帝喜茶成瘾,曾说:「君不可一日无茶」。正是茶伴乾隆度过了八十九岁的高龄。他一生巡幸各地,品了不少名茗,曾将龙井产茶区杭州狮峰下胡公庙前十八棵茶树,封为「御茶」。他对泡茶之水和茶具也颇有研究。认为北京玉泉水烹茶最佳,赐为「天下第一泉」,宜兴紫砂壶沏茶最优,命为「世上茶具之首」。

         清代文学家蒲松龄,每当春去夏来,便在淄川县西铺村通往县城的大道旁的一棵大树下,摆设茶摊,热情地请过路人憩息、喝茶,请他们讲一些民间的故事,「偶闻一事,归而粉饰之。」月复月,年复年,茶换故事,勤奋写作,终於完成著名的短篇小说集《聊斋志异》。

          清代曹雪芹是位深谙茶艺的行家。他的名著《红楼梦》,蕴含著丰富的茶文化,茶香飘逸字里行间,茶事茶艺跃然纸上,茶味服从於艺术,让人们品出味中之味,正是曹雪芹的一大绝招。

         现代作家林语堂善於品茶。他根据自己的品茶经验,提出了「三泡」说。他说:「严格地说起来,茶在第二泡时为最妙。第一泡譬如一个十二三岁的幼女,第二泡为年龄恰当的十六岁女郎,而第三泡则已是少妇了。」以佳人喻茶,可谓心裁别出而富有雅韵。毛泽东一生中除了吸烟之外,最大嗜好便是品茶。他常以茶会友,在《和柳亚子先生》七律诗中有:「饮茶粤海未能忘,索句渝州叶正黄」的名句。那次在「粤海」(广州)的品茶,给柳亚子留下深刻的印象。直到抗战时期的一九四一年,柳亚子还在一首诗中写道:「云天倘许同忧国,粤海难忘共品茶。」

         周恩来关心茶叶生产,生前曾五次亲自到龙井茶产区杭州梅家坞视察,并和当地茶农商议龙井茶发展规划。他珍惜龙井茶,曾津津有味地将杯中的龙井茶叶全部咀嚼吃光,留下了「啜英咀华」的佳话。
                                茶馆春秋

                                                                                        惠斌 

          「摆开八仙桌,招徕十六方」。茶馆是中国人饮茶、休闲、会友以及进行买卖交易、问讯议事的专门场所。茶客们来到茶馆,不分职位高低,不论财产多少,泡上一壶茶,啜茗清谈,家事、国事、天下事,无所不言。因此,茶馆可谓人们生活周围的一个「浓缩了的小社会」。

        茶馆在我国,由来已久。据《广陵耆老传》记载:「晋元帝时(西元三一七——三二二年),有老姥每旦独提一器茗,往市鬻之,市人竞买,自旦至夕,其器不减。」这与我们现在的茶摊十分相似。南北朝时,出现了专供喝茶住宿的茶寮,它不失为现今茶馆的雏型。而关於茶馆的最早文字记载,则是唐代封演的《封氏闻见记》,书中记载:「自邹、齐、沧、棣,渐至京邑城市,多开店铺,煎茶卖之,不问道俗,投钱取饮。其茶自江淮而来,舟车相继,所在山积,色额甚多。」这说明,自唐开元年间後,在许多城市已有煎茶卖茶的茶铺,人们只要投钱即可自取随饮。

         宋代,以卖茶为业的茶肆、茶坊已很普遍。在反映宋代农民起义的古典名著《水浒传》里,就有王婆开茶坊的记述与描写。明代,茶馆有了进一步发展,讲究经营买卖,对用茶、择水、选器、沏泡、火候等都有一定的要求,以招徕与吸引茶客。与此同时,卖大碗茶业在京城北京日渐兴盛,并被列入三百六十行中的正式行业之一。清代,由於满族八旗子弟饱食终日,无所用心,坐茶馆成了他们消遣时间的重要形式,这在一定程度上也促进了茶馆业的兴旺发达。康熙至乾隆年间,茶馆已遍布长城内外的大小城镇,成了上至达官贵人、下及贩夫走卒的重要活动场所。

         据考,清代时的北京茶馆,主要分为三类:一是茶饭兼营的茶馆,这类茶馆的字型大小多冠以「天」字,著名的有「天福」、「天禄」、「天泰」、「天德」等,它们座位宽敞,窗明几净,摆设时尚,茶具雅致;二是只卖茶的茶馆,但可进行「手谈」(下围棋、象棋)、「笔谈」(猜谜语),有的还有艺人专门说书唱曲;三是设在郊外或大路旁、绿荫下的「野茶馆」,虽然坐的是高台土櫈,用的是粗陶简碗,喝的是大口凉茶,但无疑具有浓郁的田野风味。
  到了当代,大小不等的茶馆或茶摊,已遍及城乡各地,茶馆也逐渐演化为这四种形式:一是历史悠久的老茶馆,多保存旧时风格,乡土气息浓厚,是普通百姓特别是老年人安度晚年的天地;二是近年来新建的茶室,通常采用现代建筑,四周辅以假山、喷泉、花草,室内挂有字画,除供茶水外还兼营茶食,适合高层次的茶客光顾;三是设在交通要道两旁、车站码头、旅游景点等处的流动性茶摊,主要供行人解渴;四是露天茶座、棋园茶座和音乐茶座,这种茶座,往往坐的是软垫靠椅,摆的是玻璃面小桌,用的是细瓷或玻璃茶杯,特别受到时尚者的青睐。

         因此可以预期,随著人们文化生活水准的不断提高,茶馆这一深受老百姓欢迎的休闲场所,其形式必将更趋多样化,内容也将更加多姿多采。
                        中庸、和谐与茶道
         有人说,中国人性格象茶,总是清醒、理智的看待世界,不卑不亢,执着持久,强调人与人相助相依,在友好、和睦的气氛中共同进步。这话颇有些道理。 

         表面看,中国儒、道、佛各家都有自己的茶道流派,其形式与价值取向不尽相同。佛教在茶宴中伴以青灯孤寂,要在明心见性;道家茗饮寻求空灵虚静,避世超尘;儒家以茶励志,沟通人际关系,积极入世。无论意境和价值取向不都是很不相同吗?其实不然。这种表面的区别确实存在,但各家茶文化精神有一个很大的共同点,即:和谐、平静,实际上是以儒家的中庸为提携。

         在社会生活中,中国人主张有秩序,相携相依,多些友谊与理解。在与自然的关系中,主张天人合一,五行协调,向大自然索取,但不能无休无尽,破坏平衡。水火本来是对立的,但在一定条件下却可相容相济。儒家把这种思想引入中国茶道,主张在饮茶中沟通思想,创造和谐气氛,增进彼此的友情。饮茶可以更多的审已、自省,清清醒醒地看自己,也清清醒醒地看别人。各自内省的结果,是加强理解,过年过节,各单位举行“茶话会”,表示团结;有客来敬上一杯香茶,表示友好与尊重。常见酗酒斗欧的,却不见茶人喝茶打架,那怕品饮终日也不会抡起茶杯翻脸。这种和谐、友谊精神来源于茶道中的中庸思想。

         在中国茶文化中,处处贯彻着和谐精神。宋人苏汉臣有《百子图》,一大群娃娃,一边调琴、赏花、欢笑嬉戏,一边拿了小茶壶、茶杯品茶,宛如中华民族大家庭,大孩子虽多并不去打架,而能和谐共处。至于直接以《同胞一气》命名的俗饮图,或把茶壶、茶杯称为“茶娘”、“茶子”,更直接表达了这种亲和态度。清代茶人陈鸣远,造了一把别致的茶壶,三个老树虬根,用一束腰结为一体,左分枝出壶嘴,右出枝为把手,三根与共,同含一壶水,同用一支盖,不仅立意鲜明,取 “众人捧柴火焰高”、“十支筷子折不断”、“共饮一江水”等古意,而且造型自然、高雅、朴拙中透着美韵。此壶命名为“束柴三友壶”,主题一下子被点明。

        中国历史上,无论煮茶法、点茶法、泡茶法,都讲究“精华均分”。好的东西,共同创造,也共同享受。从自然观念讲,饮茶环境要协和自然,程式、技巧等茶艺手段既要与自然环境协调,也要与人事、茶人个性相符。青灯古刹中,体会茶的苦寂;琴台书房里体会茶的雅韵;花间月下宜用点花茶之法;民间俗饮要有欢乐与亲情。
                                 茶礼与茶规

                                                                                        潘向黎 
        这些年,在茶桌或者饭桌上,曲起手指轻叩桌面,对给自己倒茶的人表示感谢的多起来了。这种风俗源于广东,风行全国。曾经对一位广东朋友开玩笑说:“埋单”这个词,从粤语变成普通话,是广东最厉害的拳头产品。现在想来,还有曲指代跪“谢茶”的这个动作。 
  
          一般人都是曲起四指,以其中的食指和中指轻敲的。两指是代表双腿,曲而轻叩代表下跪。相传,当年乾隆皇帝微服私访,来到广州,君臣一行来到一家茶馆,皇帝扮演普通人很进入角色,一时兴起,抓起茶壶就给臣僚斟茶。臣僚们一下子慌了手脚,不跪谢有欺君之罪,要跪谢又暴露身份,其中一人急中生智,用食指和中指曲成跪状,轻点桌面,才算完成了“不可能的任务”。其余人一看,连忙纷纷仿效。后来就在民间流传开了,成了一种饮茶的礼俗。据说,广东人行此礼还有讲究。到人家家里,主人给客人倒茶时,如果客人是独自一人,就用中指敲;如果是夫妇两人同去,就用中指和食指一起敲;如果全家老小都去了,那就由年长者用五个手指同敲。听上去很有道理,但是我疑心要有鹰一般犀利的眼神,才能看出其中的细微区别。
 
          在外面饮茶,茶壶里的水喝完了,需要续水,客人往往将茶壶盖揭开,搁在茶壶口边,服务员看见了不须说明就会过来添水。这也是源自广东的规矩,也是始于清代。据说当时广州有八旗子弟游手好闲,到处生事。一日,提着鸟笼上茶馆,喝完茶后将笼中小鸟塞进茶壶,盖上壶盖,大声叫堂倌续水,堂倌不知有诈,盖子一揭,小鸟冲出,八旗子弟就说放走了珍鸟,高价索赔。店主明知对方敲诈,也只好自认晦气息事宁人。从此,茶馆吸收惨痛教训,定下规矩:茶客要求续水,必须自己打开茶壶盖。到了今天,已是约定俗成:要续水,客人尽可“免开尊口”,但需“一举手之劳”掀开盖子。
 
         过去的茶馆,深谙和气生财的道理,处处与人方便。一些地方(如天津等)茶楼数人同去可以一壶数杯,也可以自备茶叶茶楼代泡。茶客中途离开,可以保留座位,回来接着喝。不过各地规矩稍有不同:北京外出时是将茶碗扣在桌上,吩咐堂倌一声;绍兴是将茶杯盖仰天放在桌上,表示“暂时离开,请勿占位”,如此等等。绝无只敬钱袋不敬人的势利眼和穷凶极恶“抢钱”的吃相,偏偏这两款腔调如今是很普遍的了。
 
           客来敬茶或茶馆相聚,一般主人为了表示敬客之意,会避免将壶口对着客人。这是因为“尊壶者,面其鼻”(《礼记·少仪》)所谓“鼻”,是指壶柄,壶柄为尊,相对的壶口就为卑了。所以应该避免壶口对着客人以免不敬。虽说许多人未必在意,甚至对此全不知情,但是待客之道总是周全些为好。 
  
        上世纪30年代以前,上海的茶馆流行“茶客功架”。老茶客上茶馆,向堂倌要茶时不开口,而是用手势示意。比如要喝绿茶,就把食指伸直;要喝红茶,食指就弯曲;要喝花茶,五指伸出微弯形如菊花,这是要菊花茶,伸手握拳状是玳玳花茶,大拇指、食指和中指碰合一起,则是要茉莉或者珠兰花茶,这个手势表示小花型花茶。如果只喝白开水,就只伸出一个小指。这种作派如同戏剧演员的功架,所以被称为“茶客功架”。如今早已废止。这一点,我想再怀旧的人也不会试图让它复辟,因为如今茶叶品种太多了,伸直了食指,怎么表示得清龙井、毛峰、云雾、猴魁、毛尖、银针、碧螺春等数以百计的绿茶?何况还有明前、雨前,特级、一级的等级。如果还讲茶客功架,要么是练杂耍,要么是打哑谜。现在的服务员也没耐心陪你玩默契。
 
          茶礼、茶规讲不讲都不打紧,只是这年复一年茶馆里的人情味只管淡下去,却是让人黯然伤神的。

                                 茶韵联趣

                                                                                      耕夫 
         对联被陈寅恪称为“最具中国文学特色”的一种体裁,茶联是其中重要的一部分。这些联语的作者一般难以稽考,联语常用口语,基本不用典故,但很有趣味。

         浙江湖州八里店有一茶亭,亭柱上有一副茶联:“四大皆空,坐片刻无分你我;两头是路,吃一盏各自东西。”此联有景有情,又蕴含佛道禅理。 

          浙江杭州的“秀萃堂”有一对联:“泉从石出情宜洌;茶自峰生味更圆。”此联把该茶馆龙井茶的茶、泉、味都点了出来,让人对“秀萃堂”更加神往。 

         有的茶联里旧语新辞合用,妙若天成。湖南长沙的天心阁茶社有一副对联:“天下有情人,都成眷属;心头无限事,齐上眉梢。”此联用鹤顶格嵌入茶社名“天心”。上联取自西湖月老祠的名联:“愿天下有情人,都成了眷属;是前生注定事,莫错过姻缘。”下联则是自出机杼,别撰新辞。天心阁茶楼开张于上世纪抗战初期,当时有许多流亡学生聚集长沙,常有一对对男女学生前来品茗说爱。有好事者题此一联。

        湖南衡山的红茶亭有联云:“红透夕阳,好趁余晖停马足;茶烹活水,须从前路汲龙泉。”该茶亭在衡山小县城与南岳之间,亭北行不远有九龙亭,以泉水著名。上联切“景”,下联切“地”,写得颇具人生哲理。

         有的茶联读起来好像是押韵的民歌,福建福州某路旁一个茶店有一联语:“山好好,水好好,开门一笑无烦恼;来匆匆,去匆匆,下马相逢各西东。”对联给人一种轻松活泼的感觉,与饮茶小憩的心境正相吻合。

          相传民国初年,四川成都一家茶馆兼营酒饭,因经营不当,生意十分萧条。后来老板请了当地一位文化名流为茶馆写了一副对联:“劳心苦、劳力苦,苦中作乐拿壶酒来;为名忙、为利忙,忙里偷闲喝杯茶去。”对联悬挂于店铺大门两边,引得过往行人交口称赞,小茶馆从此兴旺起来。

         历史上还流传着一些茶馆征联的故事,相传清代广州著名的茶楼陶陶居,曾以“陶陶”两字征联。有一才子的应征联是:“陶潜善饮,易牙善烹,饮烹有度;陶侃惜分,夏禹惜寸,分寸无遗。”易牙是战国时齐桓公的厨师,做的菜非常好吃,陶侃有句名言:“大禹圣人,乃惜寸阴,至于众人,当惜分阴。”作者巧妙地将东晋名人陶潜、陶侃的名字嵌入联中,又点出了茶馆名“陶陶”二字,得体而耐人寻味。

  评论这张
 
阅读(7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