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中大语文

与吾共语,知君有文。

 
 
 

日志

 
 

同类文阅读:夏日的期待  

2010-01-21 18:53:10|  分类: 阅读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同类文阅读:夏日的期待

欧阳斌

         蝉声一声接一声绵长了,如火的骄阳,把天地烤得滚烫。南方之夏,就这样来到了。
  期待令人心焦,夏日的期待尤其令人心焦。毕竟,诱人的果香已开始在梦里飘荡。
  梦醒,大地依然静默。金秋没有因为心焦而提前到来。树上的果子依然嫩得发青,好看是好看得很,咬一口尝尝,才知道苦得涩得可以。
  于是,便有了隐隐惆怅(是惆怅,而不是失望,因为长长的夏日后面,必定跟着一个充满果香的秋日)。
  惆怅什么呢?是怀恋那脉脉含情的春日?春日已无可挽回地消逝了。那湿润,那温馨,那美丽得令人心醉的花的微笑,那漫山遍野竟相涌流的新绿,那解冻后欢呼雀跃的清流,那沉寂了一个冬天忽然响起的一阵接一阵隆隆滚动的雷声,那从牛背上牧童的笛眼里流出的如霞似锦的云霓,那舞步,那躁动的少女春心,那让人觉得可笑又可爱的少年狂言──啊,那一切充满着春日的气息和活力,都随着春水东去。至少,这一个春日是永远地无可挽回地流逝了!
  留下这夏日,这喧嚣后的缄默,这躁动后的宁静,这充满惆怅的期待和这里那里响起的轻轻叹息。
  静默的夏日里,需要有一颗静默的心,想想该做点什么了。否则,当秋日苦着脸挎着空篮走来,那才真正是“一无所有”的惆怅了。而且,当这一个的夏日无可挽回地流逝,这一个秋日无法抗拒地到来时,这一个冬日就已经不远了。在冬日,那北风凄厉地尖叫、雪花无声地殒落的寒夜,生命拿什么来温暖记忆呢?
  心湖里不由得掠过一阵疾风。
  种子播下了,土地耕耘了,花灿灿地开过了,果实高高地悬在枝头了。但这青嫩的、尚未饱满的果实,依然在炙热的夏日里流盼着渴望,渴望苦咸的汗水,渴望甘泉的滋润,渴望熏风的抚慰,当然,也渴望严厉阳光的照护。这一切,都与高谈阔论和长嘘短叹无缘。人类的一切历史证明:高谈阔论结不出殷实果实,长嘘短叹唤不来丰饶金秋。
  唯一的选择是劳作。虽然,生命已经很累很累了。但夏日之于生命本来就是一个累人的季节,它意味着永无休止的付出。只要你还有精力去高谈阔论或长嘘短叹,那就说明,你付出得还很不够很不够。
    劳作是唯一的选择。虽然,生命在劳作中已是很忙很忙的了,但夏日是一个极繁忙的季节。这里那里都在一个劲地忙,所有的人都忙所有的人都跟着忙所有的人都不能不忙。应当不时地扪心自间:如何忙出生命的社会价值?
     在默默劳作默默等待中,常常伴随着不期而至的惆怅,这惆怅总是相随夏日而来,它是从那凝固的热气、凝固的倦柳、凝固的太阳、凝固的蝉鸣、也许还有凝固的静默中,一丝丝一丝丝抽出来的。这惆怅,让你怀恋春日的美好;让你向往秋日的丰饶;让你称羡冬日的洁净;也让你饱尝了夏日的期待。于是你默默地冥想,默默地成熟,并在默默的劳作中走向这一个希望的盛秋。
  生命啊,当你在夏日里匆匆埋头赶路时,请不要忘记,夏日的天空上,永远醒目地大写着:等待与期望。

夏天的旋律

杨德祥

立 夏

春天还未来得及用花环打个句号,夏天就用滚滚的雷声另起一行了。

这就是突如其来的春夏之交吗?

就像飘忽的柳絮一样,一切都那么突然和短暂。

只一夜功夫,就“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不知青梅何日变圆的?

不知大麦何日变香的?

不知草莓何日变红的?

不知铜钱般大小的菱盘、荷叶何日露出水面的?

不知尺把长的豆藤、瓜藤何日爬上竹篱的?

任何人都无法在一瞬间观赏和品尝这么多的鲜美!

光是槐树花、樟树花和野蔷薇的清香,就把时间和空间挤得窄窄的了。

此时,只会用“绿色”二字来形容眼前的景观,肯定是无能为力的。那浓绿、深绿、墨绿、黛绿,已把远山近水染得严严实实的了。

孔雀正在开屏。大自然也在开屏。

快呀,快把《四季歌》的第二段唱起来,慢了,会合不上拍子的!

小 满

小南风悠悠地吹起来了。

小麦穗儿被雪白的奶汁充满了。

油菜籽和豌豆的长长荚儿,被圆圆的喜欢装满了。

一块块新做的秧田,被稻谷吐出的绿云盖满了。

马尾松的新针和竹林的新叶,把山野的空隙挤满了。

新菖蒲、新茭白、新芦苇,把湖畔江滩的领地占满了。

金黄色的枇杷带着甜甜的诱惑,把园子里的枝枝杈杈挂满了。

忙着吐丝结茧的老蚕,用半透明的蠕动,把簇子上的方格布满了。

追赶花期的放蜂人,用嗡嗡嘤嘤的吟唱,把六角形的梦填满了。

黄瓜的绿藤、四季豆的青藤、葡萄的长藤,把瓜棚、豆架、篱笆爬满了。

“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的诗情,把江南溢满了……

哦,满了。满了。满了。

不过,这仅仅是小满。只是主旋律出现前的一个小小的引子。

真正的华采乐章还在后面!

正像一位十七八岁的少女,正用日趋丰满的线条,孕育着成熟和丰收!

芒 种

是“田家少闲月,五月人倍忙”的时节。不用任何人指令,收和种这两把梭子,日夜编着《田野又是青纱帐》的故事。

是梅子黄熟的时节。时断时续、时长时短的雨丝,弹拨着“道是无晴却有晴”的绝唱。在阳光疯长的日子里,太阳却显得十分金贵。

是龙舟竞渡的时节。箬叶、芦叶、芭蕉叶裹着一个多角形的传说,千家万户不约而同地祭祀着一个伟大的诗魂。

是艾蒿和菖蒲飘香的时节。被雄黄酒浸泡过的神话,活脱脱地游动着,愈发变得年轻、美貌了。

是栀子花打伞的时节啊,是江鲥上网的时节。

是酸杏和甜桃媲美的时节啊,是紫皮大蒜头与红苋菜联姻的时节。

是绿豆糕滴翠的时节啊,是咸鸭蛋冒油的时节。

是诗歌系着五彩丝线,佩着白兰花,蹦着跳着唱着欢度自己节日的时节啊……

夏 至

日轮,容光焕发地行走在北回归线上。

北半球的人,站在夕阳的窗口前,一手送走一年中最长的一个白昼,一手迎来一年中最短的一个夜晚。

夏天的节日,终于来临了!

大蒲扇和大芭蕉扇呼哧一扇,夜空里长满了星座和故事。

在我的记忆里,故乡拂晓的那层薄膜,是出土的蝉在脱壳时顶破的。当白杨树和老柳树在“知了”的奏鸣曲里摇曳时,我的摇篮也晃动了。

当然,还有满树满树的米色女贞花,那诱人的清香,使我突然变得贪婪起来。

当然,还有满湖满湖微笑的芙蓉花,那动人的姿色,使我一辈子也忘不了“映日荷花别样红”的诗句。

还有满坡满坡合唱的蝈蝈儿,那迷人的音乐,使我童年的脚印里贮满了留连。

带阳电的云朵与带阴电的云朵,常常会在午后热吻。闪电,是它们的倩影;雷声,是它们的笑语;雨滴,是它们的情泪;彩虹,是它们的后代。

雨后,被打湿的蛙鼓变得脆亮起来。田野的风,飘来阵阵瓜香,飘来三两声看瓜人的民歌小调。

有人说,姑娘和孩子,是夏天里的活的花朵。我还要补充说,老人和小伙也是活的花朵。

小 暑

每根晾衣绳都是一条攀援的藤。

出梅。入伏。它终于紧紧缰住了火辣辣的光环。

于是,每条藤上都长满了叶子,开满了花朵,挂满了果子。

——沉静的是湖蓝,纯洁的是乳白,高贵的是米黄,活跃的是翠绿,热烈的是大红,典雅的是银灰,庄重的是墨黑……

在红红绿绿的氛围里,一年一度的瓜赛如期举行了。

每个人都是参赛者。每个人都是评判员。

“苏蜜”来了,“齐园”来了……

“芝麻酥”来了,“黄金坠”来了,“太阳红”来了……

路边,随时会亮出一个最高分,也随时会亮出一个最低分。

孩子们最感兴趣的,还是枫杨树上的云斑天牛,苞谷叶上的青翅刀螂,豇豆架上的虎纹蜻蜓。

一串一串的百日红和一束一束的美人蕉,总是开个没完没了。

不仅仅是芝麻开花节节高,指甲花也同样如此。

青玉米和韭菜薹来得正是时候,“伏缺”的餐桌上留着它们的席位哩。

只要你对苦瓜、丝瓜和冬瓜有一丝恋情,它们就会给你龟裂的思绪降下一片雨丝。

易旱又易涝的日子啊,有夜来香,也有向日葵。

大 暑

《四季歌》中的最高音。

荷叶托着的那枚晶莹,便是它的高音符。

大写意的一笔。跌宕起伏、酣畅淋漓的旋律从这里掀起!

挖马齿苋的小姑娘,收割着后羿射日的传说。

太阳镜、太阳帽、太阳伞制造着阴天,天边的浓云总是姗姗来迟。

温度计上的水银柱开始变得傲慢起来,头,老是昂得高高的。

人们特别关心气象预报了。

曾诅咒过严冬的“蝙蝠衫”,现在坐在冷饮店里品尝着大冰砖,又思念起雪花纷飞的日子来了。

老农说,该冷就要冷,该热就要热,不冷不热,五谷不结啊!

乡村的孩子们,光着屁股——尽情地享受着炎热带来的欢乐:游泳、摸鱼、捉虾、采藕……一阵嬉笑声飘过,7月还童了!

哦,新稻登场了,棉花挂桃了,莲子应市了,葡萄变紫了……

“纺织娘”的织布机,夜半开始启动了。

蟋蟀们的音乐晚会,悄悄拉开帷幕了。

秋,即将分娩了。夜,不再寂寞……

夏之绝句

简帧

 春天,像一篇巨制的骈俪文,而夏天,像一首绝句。
  已有许久,未去关心蝉声。耳朵忙着听车声,听综艺节目的敲打声、听售票小姐不耐烦的声音、听朋友附在耳朵旁,低低哑哑的秘密声……应该找一条清澈洁净的河水洗洗我的耳朵,因为我听不见蝉声。
        于是,夏天什么时候跨了门槛进来我并不知道,直到那天上文学史课的时候,突然四面楚歌,鸣金击鼓一般,所有的蝉都同时叫了起来,把我吓了一跳。我提笔的手势搁浅在半空中,无法评点眼前这看不见、摸不着的一卷声音!多惊讶!把我整个心思都吸了过去,就像铁砂冲向磁铁那样。但当我屏气凝神正听得起劲的时候,又突然,不约而同地全都住了嘴,这蝉,又吓我一跳!就像一条绳子,蝉声把我的心扎捆得紧紧地,突然在毫无警告的情况下松了绑,于是我的一颗心就毫无准备地散了开来,如奋力跃向天空的浪头,不小心跌向沙滩!
          夏天什么时候跨了门槛近来我竟不知道!
         是一扇有树叶的窗,圆圆扁扁的小叶子像门帘上的花鸟乡,当然更活泼些。风一泼过来,它们就“刷”一声地晃荡起来,我似乎还听见嘻嘻哈哈的笑声,多像一群小顽童在比赛荡秋千!风是幕后工作者,负责把它们推向天空,而蝉是拉拉队,在枝头努力叫闹。没有裁判。
         我不禁想起童年,我的小童年。因为这些愉快的音符太像一卷录音带,让我把童年的声音又一一捡回来。
        首先捡的是蝉声。
        那时,最兴奋的事不是听蝉而是捉蝉。小孩子总喜欢把令他好奇的东西都一一放在手掌中赏玩一番,我也不例外。念小学时,上课分上下午班,这是一二年级的小朋友才有的优势,可见我那时还小。上学时有四条路可已走,其中一条沿着河,岸边高树浓荫,常常遮掉半个天空。虽然附近也有田园农舍,可是人迹罕至,对我们而言,真是又远又幽深,让人觉得怕怕的。然而一星期总有好几趟,是从那儿经过的,尤其是夏天。轮到下午班的时候,我们总会呼朋引伴地一起走那条路,没有别的目的,只为了捉蝉。
        你能想象一群小学生,穿卡其短裤、戴着黄色小帽,或吊带褶群,乖乖地把“碗公帽”的松紧带贴在脸沿的一群小男生小女生,书包搁在路边,也不怕掉到河里,也不怕钩破衣服,更不怕破皮出血,就一脚上一脚下地直往树的怀里钻的那副猛劲?吗只因为书上有蝉。蝉声是一阵袭人的浪,不小心掉进小孩子的心湖,于是湖心抛出千万圈涟漪如万条绳子,要逮捕那阵浪。“抓到了!抓到了!”有人在树上喊。下面有人赶快打开火柴盒把蝉关进去。不敢多看一眼,怕它飞走了。那种紧张就像天方夜谭里,那个渔夫用计把巨魔骗进古坛之后,赶忙封好符咒再不敢去碰它一般。可是,那轻纱般的薄翼却已在小孩们的两颗太阳中,留下了一季的闪烁。
        到了教室,大家互相炫耀铅笔盒里的小动物——蝉、天牛、金龟子。有的用蝉换条牛,有的用金龟子换蝉。大家互相交换也互相赠送,有的乞求几片叶子,喂他铅笔盒或火柴盒里的小宝贝。那时候打开铅笔盒就像打开保险柜一般小心,心里痒痒的时候,也只敢凑一只眼睛看一个小缝去瞄几眼。上课的时候,老师在前面呱啦呱啦地讲,我们两眼瞪着前面,两只手却在抽屉里翻玩着“聚宝盆”,耳朵专心地听着金龟子在笔盒里拍翅的声音,愈听愈心花怒放,禁不住开个缝,把指头伸进去按一按金龟子,叫它安静些,或是摸一摸敛着翅的蝉,也拉一拉天牛的一对长角,看是不是又多长了一节?不过,偶尔不小心,会被天牛咬了一口,他大概颇不喜欢那长长扁扁被戳得满是小洞的铅笔盒吧!
        整个夏季,我们都兴高采烈地强迫蝉从枝头搬家到铅笔盒来,但是铅笔盒却从来不会变成音乐盒,蝉依旧在河边高高的树上叫。整个夏季,蝉声也没少了中音或低音,依旧是完美无缺的和音。
        捉得住蝉,却捉不住蝉声。
        夏乃声音的季节,有雨打,有雷响,蛙声、鸟鸣、及蝉唱。蝉声足以代表夏,故夏天像一首绝句。
绝句该吟该诵,或添几个衬字歌唱一番。蝉是大自然的一队合唱团;以优美的音色,明朗的节律,吟诵着一首绝句,这绝句不在唐诗选不在宋诗集,不是王维的也不司李白的,是蝉对季节的感触,是它们对仲夏有共同的情感,而写成的一首抒情诗。诗中自有其生命情调,有点近乎自然诗派的朴质,又有些旷达飘逸,更多的时候,尤其当它们不约而同地收住声音时,我觉得它们胸臆之中,似乎有许多豪情悲壮的故事要讲。也许,是一首抒情的边塞诗。
         晨间听蝉,想其高洁。蝉该是有翅族中的隐士吧!高踞树梢,餐风饮露,不食人间烟火。那蝉声在晨光朦胧之中分外轻逸,似远似近,又似有似无。一段蝉唱之后,自己的心灵也跟着透明澄净起来,有一种“何处惹尘埃”的了悟。蝉亦是禅。
午后也有蝉,但喧嚣了点。像一群吟游诗人,不期然地相遇在树荫下,闲散地歇它们的脚。拉拉杂杂地,他们谈天探询、问候季节、倒没有人想作诗,于是声浪阵阵,缺乏韵律也没有压韵。他们也交换流浪的方向,但并不热心,因为“流浪”,其实并没有方向。
        我喜欢一面听蝉一面散步,在黄昏。走进蝉声的世界里,正如欣赏一场音乐演唱会一般,如果懂得去听的话。有时候我们也抱怨世界愈来愈丑了,现代文明的噪音太多了;其实在一滩浊流之中,何尝没有一潭清泉?在机器声交织的音图里,也有所谓的“天籁”。我们只是太忙罢了,忙得与美的事物擦身而过都不知不觉。也太专著于自己,生活的镜头只摄取自我喜怒哀乐的大特写,其他种种,都是一派模糊的背景。如果能退后一步看看四周,也许我们会发觉整个图案都变了。变的不是图案本身,而是我们的视野。所以,偶尔放慢脚步,让眼眸以最大的可能性把天地随意浏览一番,我们讲恍然大悟;世界还是时时在装扮着自己的。而有什么比一面散步一面听蝉更让人心旷神怡?听听亲朋好友的倾诉,这是我们常有的经验。聆听万物的倾诉,对我们而言,亦非难事,不是吗?
        聆听,也是艺术。大自然的宽阔四最佳的音响设备。想象那一队一队的雄蝉敛翅踞在不同的树梢端,像交响乐团各自站在舞台上一般。只要有只蝉起个音,接着声音就纷纷出了笼。它们各以最美的音色献给你,字字都是真心话,句句来自丹田。它们有鲜明的节奏感,不同的韵律表示不同的心情。它们有时合唱有时齐唱,也有独唱,包括和音,高低分明。它们不需要指挥也无需歌谱,它们是天生的者。歌声如行云如流水,让人了却忧虑,幽游其中。又如澎涛又如骇浪,拍打着你心底沉淀的情绪,顷刻间,你便觉得那蝉声宛如狂浪淘沙般地攫走了你紧紧扯在手里的轻愁。蝉声的急促,在最高涨的音符处突地戛然而止,更像一篇锦绣文章被猛然撕裂,散落一地的铿锵字句,掷地如金石声,而后寂寂寥寥成了段简残篇,徒留给人一些怅惆、一些感伤。何尝不是生命之歌?
        而每年每年,蝉声依旧,依旧像一首绝句,平平仄仄平。

夏日风情

曹政

  我不大喜欢夏天,但能领略夏天的许多好处。
     夏天会使人变得年轻。一到夏天,你不得不卸下厚实的外衣,连同收起那古板肃穆的面孔。让肌肤与太阳天天亲近,心胸受熏风夜夜爱抚。大汗淋淋之际,去洗一个热水浴,再捧出一盆冰西瓜,仰脸躺在瓜棚小院内,此时最不拘小节,最自由自在。夏天是打牌、聊天、讲故事的好辰光。你可以和孩子一起“拱猪”,一起钻桌子,一起数天上有几颗星星;或眺望黝黑的苍穹,诉说鹊桥银河的爱慕思恋,于是,儿时的童趣与青年时代的豪兴,一一齐凑到眼前,在追溯和幻想中年轻十岁。
     夏天令人感到人生的多彩。翠绿的大自然在热浪中渐显幽深和成熟。茉莉如雪,紫薇带蓝,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大街上走过一群少男少女,仿佛飘过一朵七彩的云霓。大都市令人眩目的夏装琳琅满目,叫你说不出哪种颜色最美丽。夏天从来就不甘寂寞,淡雅和浓艳,都可以成为夏的象征。
     夏天最能考验一个人的毅力。因为闷热,便滋生出许多烦躁。意志薄弱的人,爽快地把夏天让位给无聊、懒散、游荡和倦怠;意志坚强的人,却分外珍惜夏天,珍惜夏天的光阴,也就延长了你的生命。在酷暑炎热中驾起充实的生命之舟,在磨炼中赢得时间老人的恩赐,让生命的每一刻不为之虚度。
     夏天是最浪漫的季节。夏日的山水毫无羞涩地敞开自己的胸怀,让游人从容地欣赏它的雄奇,它的妖娆。夏天最有趣的节目是看海,去沙滩听潮声,嬉浪不夜天,或去唱卡拉OK,或去看通宵电影,在无风的夏夜默默期待东方第一缕曙光升起。夏天有许多缠绵的话可说,不说也可品味夏日情调的温馨。
     人生旅程中的夏天往往太短促。才过三十,已届不惑,夏天很快成为甜蜜的回忆。但那如火如茶的岁月不会轻易淡忘,即使夹杂着难言的惆怅,也将在你两鬓如霜时勾起不尽的牵挂,唤起你思绪的百般依恋,撞击你心灵的再次震荡。
     在夏天,不要埋怨熏风无常蝉声鸣,也无须讨厌蚊子夜夜扰清梦。每一个季节就是人生的一个台阶,纵然有挫折,有烦恼,有天崩地裂,有心灵创伤,有徘徊不定,有二度死亡,只须心有所钟不虚度,壮志未酬,遗恨成霜,也足以问心无愧,留得真情在人间。
     歌唱夏天,也就是歌唱热爱生命的人。只要你热爱生命,无论是酷暑还是寒冬,也将如温情的春天、潇洒的秋天一样,一样壮丽,一样迷人。

夏夜繁星 

罗兰

 从前有一种小楷笔,浅黄的竹管上,贴着细致的红纸标签,上面写着“一 天星斗焕文章”。
  真是绝佳的诗句!不知那些文雅的中国前辈是何处得来的灵感,“一天 星斗”确实是文章的前奏。
  如果没有那暑气全消、凉风渐起的夏夜,人们就不会有那么多机会细数 那满天的繁星,去为它们编故事、写神话了。
  夏天的夜色来得迟。黄昏拖着长长的裙裾,舒舒展展地踱步,把一天的 暑气细心地收敛,然后才慢慢地隐去。
  星星不等黄昏褪尽,就开始在淡灰的天空中一个一个地出现。起初,你 会说,上面只出了一个星。但你立刻看见不远还有一个,而且另一边还有一 个。不止一个,而是三个。不止三个,而是很多个。
  星星就是这么喜欢调笑的小精灵,闪着亮眼,躲在你明明看不见的地方, 却打赌说它早就在那里,是你没有看见。即使你不服气,辩说它一定刚刚并 没有在那里,它却只是对你顽皮地眨眼,不由你不对自己的注意力开始怀疑。 要说也是,我们对细碎的东西常常不会给予准确的注意,何况是星,那 么一大把的被造物者任意一洒。它们除了平面上的,还有从深深远远的地方 透过来的。在夏夜数过繁星的人都早已发现,天不是一张幕,它是一片广远
的、深不可测的空间,那空间里,布满着星群。
  就在你数星的时候,夜色悄悄地涂满了空间。天变成了浓浓的黑蓝。星 就洒在那其深如海的黑蓝里。你再也数不清它们有多少。好像就在那几颗先 到的星星向你调笑的时候,其余的已经趁你不备,涌来了一大群,而且立刻 各就各位,向你炫耀它们的机伶。那星群的闪烁与成串的光辉,像柴可夫斯 基乐谱上那善于编织幻想的竖琴。
于是,你和你的同伴们也妥协地静下来,专心地赏星。想像其中有一颗
星属于你,或有一颗星可以寄放你的心愿。想像某一个你所思念或崇仰的人 是其中一颗最亮的星的化身。想像那偶然划过的陨星是某一个不平凡的生命 的最后光芒。想像星与星也是邻居,也有交往也有爱情与别离,也想像那随 着不同日子的斗转星移像征着某些命运的改变。
夏夜繁星是一组歌,也是一群梦。
看星的人常常就这样在夜风中入睡。他们的梦里,装饰着满天的繁星。 有人梦到了自己也在一颗星上,驶入了其余的星群。 亿万年来,人们发现,只有这一个关于星的梦,忽然成真。

 

  评论这张
 
阅读(10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