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中大语文

读有意思之书,交有意思之友。

 
 
 

日志

 
 

谁是红楼梦里最有心计丫寰  

2010-12-11 08:53:21|  分类: 名著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谁是红楼梦里最有心计丫寰

        《红楼梦》里的丫环们按理说都是属于“被剥削奴役”的“受压迫者”,有的属于世代为奴,有的是家庭贫困被卖进贾府的,在贾府这个“吃人”的牢狱里,她们战战兢兢地活着,稍不知趣便有性命之危,金钏遭辱投井而死,晴雯重病被驱身亡,鸳鸯被逼悬梁自尽,瑞珠无辜为秦氏殉葬等等,都给活着的丫寰们心灵上蒙上了一层深深的阴影。

    于是她们无一不更加谨小慎微的行事,心想如果长大后被随便配个小厮,就算是命好的了。但也有的不甘屈服于命运的安排,力图摆脱丫寰奴隶的身份,她们想到的唯一出路便是“攀高枝”,凭自己的美貌或心智嫁给贾府的主子们,做个姨娘甚至大太太,于是在贾府中一场比拼心智的较量拉开了序幕。

    那么,谁是贾府中最有心计的丫寰呢?

    有很大一部分人会猜是宝玉的丫寰花袭人,她确实很有心计,先是不惜以身相许于年幼的贾宝玉,用肉体笼络他的心;其次假装早晚要嫁人而去,利用宝玉对她的依依不舍之情给他约法三章;三是在宝玉的亲娘王夫人和宝玉后来的妻子薛宝钗面前显示她的见识,取得了二人的信任,四是忍辱负重对宝玉及其它丫寰们的冷嘲热讽不理不睬,以此收买人心。

    袭人在方方面面做得十分到位,但她最后仍没有如愿做成宝玉的姨娘,只嫁得个身份低下的戏子蒋玉菡,她错就错在没有挑对人,贾宝玉是贾府中最得宠的人,不知有多少美女目他。选中的目标太高,理想往往不能顺利实现,稍有差池,便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的下场。

    比袭人在心智上略高一筹的,恰恰是贾宝玉身边另一位不很显眼的丫寰林红玉,她才是贾府里最有心计的丫寰。

    紅玉为脱离“苦海”采取了两个步骤。第一步:跳槽。林红玉是贾府大管家林之孝的女儿,为避林黛玉、贾宝玉的讳,改名“小红”,爹是贾府的大管家,不用说一家人对贾府的大事小情比别人更清楚三分。

    起初她分在了贾宝玉的怡红院,本来是想象袭人一样取得宝玉的好感的,将来做个姨娘也未可知,书中叙道:“这红玉虽然是个不谙事的丫头,却因他原有三分容貌,心内着实妄想痴心的向上攀高,每每的要在宝玉面前现弄现弄”,但宝玉跟前美女如云,晴雯的漂亮,袭人的温柔首当其冲,麝月、秋纹也都不是省油的灯,一干人“都是伶牙俐齿的,那里插的下手去”,于是她心中蒙生了“跳槽”的主意。

    机遇往往钟情于善于抓住机遇的人,看红玉是怎么抓住机遇的。

    有一天,她和小丫寰坠儿正在说小话,“二人正说着,只见文官、香菱、司棋、待书等上亭子来了。二人只得掩住这话,且和他们玩笑”,正在这时,贾府的“总经理”凤姐儿站在山坡上招手叫,“红玉连忙弃了众人,跑到凤姐跟前,堆着笑问:‘奶奶使唤作什么事?’”,请注意看这一段,凤姐只是随意呼唤一个小丫寰,别人都是不很在意的,但在红玉心里却不这么认为,在她心里,凤姐可是贾府的“实际当权人”呀,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于是她“忙”“弃”了众人,一个“忙”字,一个“弃”字,非常生动地刻画出红玉当时的心态。

    红玉的行动遭到了其他丫寰们的异常妒忌,晴雯冷笑道:“怪道呢!原来爬上高枝儿去了,把我们不放在眼里。不知说了一句话半句话,名儿姓儿知道了不曾呢,就把他兴的这样!这一遭半遭儿的算不得什么,过了后儿还得听呵!有本事从今儿出了这园子,长长远远的在高枝儿上才算得。”红玉把凤姐交待的事办的干净利索,得到了凤姐的赏识:“好孩子,难为你说的齐全。别象他们扭扭捏捏的蚊子似的……这一个丫头就好。方才两遭,说话虽不多,听那口声就简断”,并进一步有了提拔她的意思:“你明儿伏侍我去罢。我认作作干女儿,我一调理你就出息了。”,更大的机遇放到了眼前,红玉岂能不抓,她一方面解释她妈以前早就认过凤姐的干女儿了,按理说红玉应该叫凤姐“干奶奶”的,你看看,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红玉的母亲多大岁数了,竟然认了凤姐的干娘!

   当凤姐问红玉愿不愿意做她的丫寰时,红玉接着顺杆爬:“愿意不愿意,我们也不敢说。只是跟着奶奶,我们也学些眉眼高低,出入上下,大小的事也得见识见识。”凤姐果然去跟宝玉要人,宝玉不在家,袭人竟然作主把红玉打发走了。这帮丫寰们正讨厌红玉爱攀高枝的行为,听说她要走,少了一个竞争对手,何乐而不为呢?红玉就这样顺顺当当地达到了“跳槽”的目的。

    第二个步骤:找婆家。

    红玉自当了凤姐的丫寰后,果然很受重用,由原来不显眼的小丫寰变成了与袭人、晴雯、丰儿、司棋等齐名的有身份的“大丫寰”,呵呵,大丫寰们可都是“副小姐”啊,比一般小丫寰、婆子们高了一头。但红玉并不满足现在的地位,她始终没有忘记有朝一日摆脱奴才身份,而摆脱奴才身份的唯一出路就是找一个贾府的主子嫁给他。实际上在成为凤姐的丫寰之前红玉就打定了这个主意并开始付诸行动。

    事实证明找贾宝玉是不可能的,一是他身份太高,受贾母宠爱,竞争太激烈,二是他性格个别,不是钟情于仕途踏踏实实过日子的主,追求他实在是没有必胜的把握。

    红玉把目光瞄准了贾府中其它的公子。还在她当贾宝玉丫寰时,一个偶然的机会,贾宝玉的干儿子贾芸来看望他的干老子,正被红玉撞见,于是红玉“下死眼把贾芸钉了两眼”,并趁机跟贾芸搭上了话。

    红玉起始为什么“下死眼钉贾芸”呢?按一般的逻辑推理:肯定一是因为他是贾府族人,二是因为他长得斯文清秀,三是他说话办事利落行体,所以赢得了姑娘的芳心。另外我们不能忘了,红玉是贾府大管家林之孝的女儿,想探听一个人的身世品格修养什么的,比别人就近的多,问爹娘老子就成了。

    这贾芸乃是贾府正宗,父亲早逝,孤儿寡母相依为命,和贾府其他纨绔子弟比起来,人品还算出众,且心计超常,属于那种敲敲脑壳脚底板都会响的人,因贾宝玉一句玩笑话“像我儿子”,他便伶俐地说:“如若不嫌侄儿蠢笨,认作儿子,就是我的造化了”;为了到荣国府谋个事儿做,他借钱买冰片、麝香来送凤姐,得了一个在大观园里种树种花儿的活儿;他以儿子的名义送宝玉两盆白海棠,大观园才有了“海棠诗社”。

    能嫁得如此丈夫,也不枉活一生了,且嫁得他,肯定不是姨娘,而是正宗“太太”的身份。虽然他家贫寒一点,但凭将来贾芸红玉两口子的机灵劲,何愁日子过不好呢?红玉对贾芸的思念凝成了一梦:红玉丢了手帕,忽听“窗外低低的叫道:‘红玉,你的手帕子我拾在这里呢。’红玉听了忙走出来看,不是别人,正是贾芸。红玉不觉得粉面含羞,问道:‘二爷在那里拾着的?’贾芸笑道:‘你过来,我告诉你。’一面说,一面就上来拉她,那红玉急回身一跑,却被门槛绊倒”原来是南柯一梦。

    巧的是,红玉的“简便俏丽”也赢得了贾芸的钟情,她丢的手帕子恰也被贾芸拾到。又恰巧宝玉生病,贾芸是他的干儿子啊,所以“带着家下小厮坐更看守,昼夜在这里”,而红玉那时还是宝玉的丫寰,所以“同众丫寰也在这里守着宝玉,彼此相见多日,都渐渐混熟了”,那红玉见贾芸手里拿的手帕子,倒象是自己从前掉的,待要问他,又不好问的。

    大观园蜂腰桥门前,贾芸与红玉相遇,“那贾芸一面走,一面拿眼把红玉一溜;那红玉只装着和坠儿说话,也把眼去一溜贾芸:四目恰相对时,红玉不觉脸红了”,赵本山讲话,这两人虽没说出心中的思念,但不知相互“送了多少筐秋天的菠菜”了。

    还是贾芸机灵,为捅破这层窗户纸,他找到小丫头坠儿,托她还给红玉拾到的手帕,蒙在鼓中的坠儿果然把“贾芸的手帕”送给了红玉,红玉回赠贾芸一块手绢,不知不觉中两人互赠了“定情的信物”。

    红玉做了凤姐的丫寰后,贾芸有事没事就前来向凤姐找“活”,红玉是当然的“传话筒”,她借机问贾芸:“那年我换给二爷的一块绢子,二爷见了没有?”,那贾芸听了这句话,喜的心花俱开。悄悄的道:“回来我出来还是你送出我来,我告诉你还有笑话呢。”

    羞得红玉“把脸飞红”,贾芸从凤姐屋里出来时,把凤姐退回来的礼物挑两件送给了红玉,红玉催着贾芸说:“你先去罢,有什么事情,只管来找我,我如今在这院里了,又不隔手”,贾芸说“……刚才我说的话,你横竖心里明白,得了空儿再告诉你罢。”两人仿佛“小夫妻”的悄悄话一般。

    贾芸和红玉最后的结果怎么样了呢?高鹗的续本也没有交待清楚,反正贾芸后来和他未来的“老丈人”林之孝总在一块“工作”,贾府着了盗贼时,就是林之孝和贾芸在一起。

    有的版本认为:八十回后,贾芸、林红玉顺利成婚;有的版本甚至进一步认为:贾宝玉落难入狱之后,贾芸、红玉通过倪二,找到袭人,又找到冯紫英,最后请出水溶、卫若兰,将贾宝玉、王熙凤救出。不管怎么说,红玉的第二步棋走对了,她终于如愿以偿当上了贾府里名正言顺的“太太”,翻身做了主人。贾府里的所有丫寰们,仅此一例!

谁是红楼梦里最有心计丫寰 - 一中大语文 - 一中大语文

 林红玉

  评论这张
 
阅读(786)|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