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中大语文

读有意思之书,交有意思之友。

 
 
 

日志

 
 

葛朗台与严监生之死比较  

2010-03-24 21:11:15|  分类: 教学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葛朗台与严监生之死比较

         教学《守财奴》,教师和学生都会联想到一位中国文学史上的守财奴——严监生。但是,这两个守财奴有完全不同的时代背景和文化背景。
  虽然葛郎台和严监生有完全不同的时代背景和文化背景,各自的人生故事和性格特征也不一样,但两人结束人生的情形却异常相似。葛朗台的死是一个守财奴式的经典死亡,巴尔扎克没有放过这个为钱而活的典型,让他的死充满了戏剧性;《儒林外史》里吝啬鬼严监生的死同样令人啼笑皆非,印象深刻,忍俊不禁。细细品读中外两位守财奴的死亡过程,从字里行间我们可以挖掘出他们背后的文化意义和时代标志。
  我们先看葛朗台的死亡过程。
  本区的教士来给他做临终法事的时候,十字架、烛台和银镶的圣水壶一出现,他那似乎已经死去几小时的眼睛立刻复活了,目不转睛地瞧着那些法器,他的肉瘤也最后动了一动。神父把镀金的十字架送到他唇边,给他亲吻基督的圣像。他却做了一个骇人的姿势,想把十字架抓在手里。这一下最后的努力送了他的命。
  葛朗台临死前的回光返照,还原了他在金钱面前如猛虎般的庐山真面目。
  我们再看严监生的死亡过程。
  严监生喉咙里,痰响得一进一出,一声接一声的,总不得断气,还把手从被单里拿出来,伸着两个指头。大侄子上前问道:“二叔,你莫不是还有两个亲人不曾见面?”他就把头摇了两三摇。二侄子走上前来问道:“二叔,莫不是还有两笔银子在那里,不曾吩咐明白?”他把两眼睁得溜圆,把头又狠狠摇了几摇,越发指得紧了。奶妇抱着儿子插口道:“老爷想是因两位舅爷不在眼前,故此惦念。”他听了这话,两眼闭着摇头,那手只是指着不动。赵氏慌忙揩揩眼泪,走上前道:“老爷,别人说的都不相干,只有我晓得你的意思!你是为那灯盏里点的是两茎灯草不放心,恐费了油。我如今挑掉一茎就是了。”说罢,忙走去挑掉一茎。众人看严监生时,点一点头,把手垂下,登时就没了气。
  严监生迟迟不能咽气,是因为有难释的心事让他牵肠挂肚。那个让人琢磨不透的手势就是他临死前的心声——临死时还牵挂着他辛苦攒下的基业,甚至连根灯草都舍不得浪费。
  其实,葛郎台和严监生对钱的态度和因钱而死的过程还是有某些本质的差异的。
  首先,虽然他们的死都淋漓尽致地折射出了吝啬鬼的本色,但两人临终前的心理状态却迥异。严监生因“两茎灯草”而不肯一命呜呼,最终在亲人几度猜测和揣摩后终于遂愿——“点一点头,把手垂下,登时就没了气”。当亲眼目睹那根“要命”的灯草熄灭后,严监生终于放心且安心地离开了人世。那时,他一定内心很满足,心想终于可以含笑九泉了。再看葛朗台,与灯草硬生生拉住严监生的生命不同,本来已经“死亡”的葛朗台却因金钱——镀金的十字架的出现而起死回生,上演了回光返照式的骇人一幕——“他却做了一个骇人的姿势,想把十字架抓在手里”。至此,我们仿佛又看到了那个一看到金钱就拥有老虎般气势和力量的葛朗台——他力图凭借最后的生命力抓住眼前的金子,而这却富有戏剧性地送他上了西天。在死亡的瞬间,葛朗台的心中一定充满了不甘和失落,他大概只能含恨九泉了。
  其次,同为“守财奴”,但他们两人守住财富的态度和方式迥异——虽然两人心中都充满了对金钱的欲望,但葛朗台的欲望显然更凶猛,更贪婪,更主动。做鬼葛朗台也是个吝啬鬼,因为他始终无法割舍他的金子。也许,“把一切照顾得好好的!到那边来向我交账”就是葛朗台对金钱充满欲望的最好解释。相对于葛朗台而言,严监生的守财要温和平静得多——临死前,他始终是“把头摇了两三摇”,“伸着两个指头”,满足心愿后就安静地辞世了;而弥留之际的葛朗台的死则更具戏剧色彩——“眼睛立刻复活了”,并且“做了一个骇人的姿势”,我们由此可以想象出他那狰狞的面孔和贪婪的神情。
  第三,两人生前牵挂再三的财富属性迥异。严监生惦记的是他人眼中微不足道的灯草,是他自己辛苦攒下的家产。由此可见,严监生守的是自己的财产。葛朗台想要得到的却是牧师的镀金十字架,是原本不属于他的财富。这样看来,依照葛朗台的逻辑,只要是出现在他眼前的金子他就要占为己有,即便那金子属于“上帝”。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各用一个字概括严监生和葛朗台的吝啬鬼本色:严监生是“守”,他守的是自己的财产;葛朗台是“夺”,他夺的是他看到的金子,而不管这金子属于谁。其实,这两个字折射出的是这两个人所处时代的主要特征:严监生代表的是封建社会保守的封建小农经济;葛朗台则是处于上升时期的资本主义社会的缩影,他的死反映了那个时代的价值取向和道德水准。
  通过分析比较这两个不同国度、不同时代的吝啬鬼的死亡过程,我们可以透过文本深切地感受到葛朗台贪婪本性的社会根源,从而更深刻地理解巴尔扎克对小说人物的处理艺术。

  评论这张
 
阅读(1445)|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