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中大语文

读有意思之书,交有意思之友。

 
 
 

日志

 
 

妙玉对黛玉的微妙态度  

2010-04-05 17:33:38|  分类: 名著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妙玉对黛玉的微妙态度

《红楼梦》里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人不少。

这里不提凤姐平儿鸳鸯这些大管家,她们消息灵通是应该的。也不提晴雯小红等伶俐丫鬟,她们其实眼界有限。只说那些不出门不管事的。

比如宝钗,挺老实一女孩子,可是内心是一八卦天后。怡红院里一个三等丫头的品行志向,大观园里的鸡鸣狗盗事件,宝黛的暧昧痴恋,湘云的烦难家事,贾雨村谋古董扇子害人命,甚至宁国府里的乱伦丑事,她全都门儿清。就连金钏跳井的事,虽然起初被王夫人蒙混了一下,后来一看见他们母子的情形,宝钗心里立刻就能明白八分。聪明人!有天分!但她的可爱在于,从来不传闲话,不干己事不开口一问摇头三不知。所以她打听八卦的来源包括:自己听来的;自己猜到的;自己套出来的;人家主动告诉/倾诉的。

另一个是黛玉,每常闲了,也替贾家算经济账,怡红院谁好谁坏谁受谁欺负,她也非常清楚。宝钗的习性、言语、爱好甚至表情和动向,她都非常清楚。她的特长是偷听和观察。她打听八卦的来源包括:自己听来的;自己猜到的。但是她口无遮拦,且整天多愁多病,所以向她倾诉的人很少。好在她关心的事都只跟宝玉有关,所以现有的八卦渠道很足够了。

再有就是王夫人。她只关心宝玉,所以派了些耳目长期驻扎怡红院。这是她唯一的八卦渠道,可惜这些耳目都各怀鬼胎,她自己又缺乏判断力,所以很容易被蒙混,做些过火的,颠倒黑白的事出来。可见不能偏听偏信,就连八卦,也要多渠道获得才是。

说了半天,还有一位八卦高人没说到,就是妙玉。

说起来,妙玉一出家人,世俗活动很少参加,八卦能量有限吧?其实不然。

第四十一回 栊翠庵茶品梅花雪 怡红院劫遇母蝗虫

只见妙玉亲自捧了一个海棠花式雕漆填金云龙献寿的小茶盘,里面放一个成窑五彩小盖钟,捧与贾母。

贾母道:“我不吃六安茶。”

妙玉笑说:“知道。这是老君眉。”

贾母接了,又问是什么水。

妙玉笑回:“是旧年蠲的雨水。”

贾母便吃了半盏。

妙玉是个尼姑,不会成天像凤姐一样陪着贾母,可是她对贾母爱喝什么茶,喝茶要泡什么水,都一清二楚。

接着就更有趣了:

那妙玉便把宝钗和黛玉的衣襟一拉,二人随他出去,宝玉悄悄的随后跟了来。只见妙玉让他二人在耳房内,宝钗坐在榻上,黛玉便坐在妙玉的蒲团上。妙玉自向风炉上扇滚了水,另泡一壶茶。

——很奇怪,当时满屋子的人,妙玉只拉这俩人,为什么?只有钗黛她看得上,湘云探春都是不入流的?

宝玉便走了进来,笑道:“偏你们吃梯己茶呢。”二人都笑道:“你又赶了来飺茶吃。这里并没你的。”

——为什么说又?看来是常来?

又见妙玉另拿出两只杯来。一个旁边有一耳,杯上镌着“□瓟斝”三个隶字,后有一行小真字是“晋王恺珍玩”,又有“宋元丰五年四月眉山苏轼见于秘府”一行小字。妙玉便斟了一斝,递与宝钗。那一只形似钵而小,也有三个垂珠篆字,镌着“杏犀□”。妙玉斟了一□与黛玉。仍将前番自己常日吃茶的那只绿玉斗来斟与宝玉。

——“前番”二字有趣,虽然没写前文,可知必然这不是首次。妙玉与宝玉共用一杯,已是惯例、常态了。前边才写了刘姥姥用过的成窑杯被妙玉嫌脏,紧接着来这么一句。曹雪芹的司马昭之心啊!至此,我们可以推测妙玉对宝玉的情感很微妙很暧昧,作为一个出家人来说,她与宝玉是超常的亲密。宝黛是全府上下看准了的一对儿,连凤姐兴儿都知道,以妙玉的八卦能量来说,她不可能不知道。女孩对自己的情敌总是特别关注,于是,她要拉黛玉来喝茶。但不能光拉黛玉,那样太明显,需得拉上宝钗当幌子。当然,除了宝钗,别人也不配做这个幌子。

黛玉既然来了,宝玉自然会跟着,是好奇妙玉有什么好茶?还是担心妙玉欺负林妹妹?宝玉的心思我们不要猜了!直观的是,妙玉对宝玉的到来似乎早有准备,当着黛玉的面把自己的杯子给宝玉喝茶,直接考验林妹妹的醋缸容量啊!你说栊翠庵就只有3个古董杯?我才不信!

但是宝玉也不是白给的,情圣称号绝非浪得虚名。

宝玉笑道:“常言‘世法平等’,他两个就用那样古玩奇珍,我就是个俗器了。”

妙玉道:“这是俗器?不是我说狂话,只怕你家里未必找的出这么一个俗器来呢。”

宝玉笑道:“俗说‘随乡入乡’,到了你这里,自然把那金玉珠宝一概贬为俗器了。”

妙玉听如此说,十分欢喜,遂又寻出一只九曲十环一百二十节蟠虬整雕竹根的一个大海出来。

——宝玉以前常用妙玉的杯子,这次偏嫌俗,自然是为了照顾黛玉的感受。他这么一来,妙玉自然生气,说你家找不出这么个俗器来。宝玉忙又把金玉珠宝一概贬为俗器,这其中暗含了宝黛钗三人的名字,自贬身价抬高对方,是情场老手的手段,于是妙玉这才开心了。

妙玉执壶,只向海内斟了约有一杯。宝玉细细吃了,果觉轻浮无比,赏赞不绝。妙玉正色道:“你这遭吃的茶是托他两个福,独你来了,我是不给你吃的

宝玉笑道:“我深知道的,我也不领你的情,只谢他二人便是了。”妙玉听了,方说:“这话明白。”

——这是什么呢?此地无银三百两。

黛玉因问:“这也是旧年的雨水?”妙玉冷笑道:“你这么个人,竟是大俗人,连水也尝不出来。这是五年前我在玄墓蟠香寺住着,收的梅花上的雪,共得了那一鬼脸青的花瓮一瓮,总舍不得吃,埋在地下,今年夏天才开了。我只吃过一回,这是第二回了。你怎么尝不出来?隔年蠲的雨水那有这样轻浮,如何吃得。”黛玉知他天性怪僻,不好多话,亦不好多坐,吃过茶,便约着宝钗走了出来。

——黛玉有此一问,说明她确实尝出了水的分别,妙玉那样生硬毫无善意的回答,映射了她心中的不满“你林黛玉是个大俗人,我不是,可是你运气比我好。”宝钗是最聪明的,她似乎自始至终就明白自己在这出闹剧中的作用,安心扮演着幌子的角色,一句话也不说。黛玉也很懂事很宽容,从不在这种人的这种情绪下耍性格,不接口,不反驳,也不直接离开表示不满,而是约了宝钗从容地出来。

  宝玉和妙玉陪笑道:“那茶杯虽然脏了,白撂了岂不可惜?依我说,不如就给那贫婆子罢,他卖了也可以度日。你道可使得。”妙玉听了,想了一想,点头说道:“这也罢了。幸而那杯子是我没吃过的,若我使过,我就砸碎了也不能给他。你要给他,我也不管你,只交给你,快拿了去罢。”宝玉道:“自然如此,你那里和他说话授受去,越发连你也脏了。只交与我就是了。”

——老曹真是促狭,生怕读者没注意杯子的事,提了又提。

妙玉便命人拿来递与宝玉。宝玉接了,又道:“等我们出去了,我叫几个小幺儿来河里打几桶水来洗地如何?”妙玉笑道:“这更好了,只是你嘱咐他们,抬了水只搁在山门外头墙根下,别进门来。”宝玉道:“这是自然的。”

说着,便袖着那杯,递与贾母房中小丫头拿着,说:“明日刘姥姥家去,给他带去罢。”交代明白,贾母已经出来要回去。妙玉亦不甚留,送出山门,回身便将门闭了。不在话下。

——情圣就是情圣,所做的每件事都能合到美人的心上。美人爱干净,他派人来擦地,要是美人爱吃荔枝,他一定派人飞马传递,要是美人爱玩亡国游戏,他也一定奉陪。不过,看宝玉这位情圣能扶助贫民,还算不错。

此番黛玉遭到妙玉的讽刺,实在是黛玉平生遭遇的不多的滑铁卢。

以前虽也跟湘云拌嘴,也被宝钗讽刺过,但每次都是自己主动挑起的战争,倒也不冤,只有这次,莫名其妙被抢白了一顿。可是黛玉并不生气,后来烤鹿肉那次还支持宝玉单独会见妙玉,显然,她对妙玉对宝玉的暧昧情愫非常清楚、理解,甚至大开方便之门。

为什么黛玉遇到妙玉就转了小性儿?理由很简单:她不在乎妙玉。论年轻貌美、身份地位、婚姻前景,妙玉都不是她的对手,最重要的是,宝玉心里没有妙玉。当宝玉在妙玉面前把“金玉珠宝”贬为俗器时,黛玉就明白了。宝玉黛玉都是俗人,他们是在一个门槛里的,妙玉再清高又怎样?不是一个世界里的人。白天不必嫉妒夜的黑。

妙玉明白这个道理么?我想她慢慢也能明白过来的,但她不及黛玉明白得那么早,那么透彻。看中秋联句吧!

一语未了,只见栏外山石后转出一个人来,笑道:“好诗,好诗,果然太悲凉了。不必再往下联,若底下只这样去,反不显这两句了,倒觉得堆砌牵强。”二人不防,倒唬了一跳。细看时,不是别人,却是妙玉。

二人皆诧异,因问:“你如何到了这里?”

妙玉笑道:“我听见你们大家赏月,又吹的好笛,我也出来玩赏这清池皓月。顺脚走到这里,忽听见你两个联诗,更觉清雅异常,故此听住了。只是方才我听见这一首中,有几句虽好,只是过于颓败凄楚。此亦关人之气数而有,所以我出来止住。如今老太太都已早散了,满园的人想俱已睡熟了,你两个的丫头还不知在那里找你们呢。你们也不怕冷了?快同我来,到我那里去吃杯茶,只怕就天亮了。”

黛玉笑道:“谁知道就这个时侯了。”

——中秋节的妙玉听见俗人的热闹,自己也动了仙子尘心,但只能独自玩赏。听到黛湘联句,就听住了。诗好,是一方面,做诗人是谁,也很关键。如果换作是湘探一起做诗,她大概早走开了。

  妙玉忙命小丫鬟引他们到那边去坐着歇息吃茶。自取了笔砚纸墨出来,将方才的诗命他二人念着,遂从头写出来。

黛玉见他今日十分高兴,便笑道:“从来没见你这样高兴。我也不敢唐突请教,这还可以见教否?若不堪时,便就烧了;若或可政,即请改正改正。”

妙玉笑道:“也不敢妄加评赞。只是这才有了二十二韵。我意思想着你二位警句已出,再若续时,恐后力不加。我竟要续貂,又恐有玷。”

黛玉从没见妙玉作过诗,今见他高兴如此,忙说:“果然如此,我们的虽不好,亦可以带好了。”

妙玉道:“如今收结,到底还该归到本来面目上去。若只管丢了真情真事且去搜奇捡怪,一则失了咱们的闺阁面目,二则也与题目无涉了。”

二人皆道极是。妙玉遂提笔一挥而就,递与他二人道:“休要见笑。依我必须如此,方翻转过来,虽前头有凄楚之句,亦无甚碍了。”二人接了看时,只见他续道:

    香篆销金鼎,脂冰腻玉盆。

    箫增嫠妇泣,衾倩侍儿温。

    空帐悬文凤,闲屏掩彩鸳。

    露浓苔更滑,霜重竹难扪。

    犹步萦纡沼,还登寂历原。

    石奇神鬼搏,木怪虎狼蹲。

    赑屃朝光透,罘罳晓露屯。

    振林千树鸟,啼谷一声猿。

    歧熟焉忘径,泉知不问源。

    钟鸣栊翠寺,鸡唱稻香村。

    有兴悲何继,无愁意岂烦。

    芳情只自遣,雅趣向谁言。

    彻旦休云倦,烹茶更细论。

  后书:《右中秋夜大观园即景联句三十五韵》。

——这次是妙玉第一次主动参加世俗活动,很怪异。其实我不懂诗,看不出妙玉的诗有什么好,只感觉不像原来那么凄凉了。黛玉很惊讶她的兴致这么高。怕她一不小心又生气了,于是特别谨慎客气地问他。对于小心眼的人,一定要非常小心照顾她的情绪才行。而妙玉兜了这么一圈,似乎只是为了给这诗续一个平和的结尾。在这件事上,她显得特别主动热情。为什么?

妙玉自己说了,此事关人气数。她毕竟是出家人,且善于算卦。一语成谶的事,她非常敏感。黛玉是宝玉的心上人、未婚妻,她的气数与宝玉相连,她的诗暗含了她将来的婚姻和命运。妙玉是爱慕宝玉的,虽然明知自己与宝玉没有将来,但还是希望他能幸福。于是,她用诗给宝玉强挽了一个不太凄惨的结局。也许将来有朝一日,宝玉落难,她也会力挽狂澜去救助吧?

  黛玉湘云二人皆赞赏不已,说:“可见我们天天是舍近而求远。现有这样诗仙在此,却天天去纸上谈兵。”妙玉笑道:“明日再润色。此时想也快天亮了,到底要歇息歇息才是。”林史二人听说,便起身告辞,带领丫鬟出来。妙玉送至门外,看他们去远,方掩门进来。不在话下。

——妙玉送黛湘,跟送贾母不同,是看她们去远,才回去。这情分显然不是为了湘云,主要还是为了黛玉。因为她把对宝玉的祝福和期许都寄托在黛玉身上了。她相信以黛玉的德才貌一定能给宝玉幸福,她也希望如此。此时,小小的嫉妒已化为默默祝福。这也是这个中秋夜让我感觉在凄凉之外尚存美好温暖的一面。

  评论这张
 
阅读(7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