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中大语文

与吾共语,知君有文。

 
 
 

日志

 
 

主题悦读:徽州,唯美的水墨画  

2011-08-04 16:15:17|  分类: 阅读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主题悦读:徽州,唯美的水墨画

【主题导语】

    “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

徽州是写意的,流水的地方就是村落,粉墙黛瓦掩映于青山绿水;徽州是深沉的,腹底诗书自芳华,朴实而风雅;徽州是内敛的,血浓于水,绵绵不绝,永远是游子归根的故园;徽州是禅性的,山水空灵,百姓从容淡定,真真切切;徽州是性感的,一如丰腴而忧伤的少妇,给你无尽的想象。徽州啊,你怎能不让我们魂绕梦牵?

【课内链接】

《雨巷》(戴望舒)《牡丹亭》(汤显祖)

徽州:在婉约的书香中迷失

 

    那种恍惚从宋词中飘散出来的清丽婉约,那些氤氲在黑白分明的建筑和月塘波影里的古意,正是徽州独有的韵味。

    虽然水并不如苏杭的多,虽然曾经是行商坐贾们的故乡,但是岁月更迭,过往的世事民经所存无多,却留下这些清净脱俗的建筑,一不留神就带出了江南的灵秀,淡了脂粉气。行走在宏村、厚岸和查济那些洁净的青石板路上,如果是雨后,便仿佛能看见戴望舒钟情的女子从烟雨蒙蒙中、从历史的薄雾后走出来,一时间,人便似乎醉了一般地入定了……

    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

    在如今的古徽州城内,古桥、古塔、古街、古巷、古坝、古楼、古坊,交织着古朴的风采;四乡村镇,处处有“小桥流水人家”的韵味,明清时期的民居、祠堂、牌坊随处可见。在这里,山水的秀丽和建筑的古典完美地交融在一起,似乎是中国文人心中笔底的理想在人世间一个绝妙的拷贝。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牡丹亭》)不知道为什么,元代戏剧家汤显祖的只言片语总会在游到忘情处时生生地浮现出来,再也赶它不走。在这个多阴雨也宜于阴雨的地方,原本黑白分明的院墙里,是否也曾经斑驳过同样的故事呢?杜丽娘和柳梦梅从未谋面的爱情故事,恰合于这个雾气萦绕的地方,梦也不是梦了,而醒着却似乎也在梦中一样。远山在水汽里润润地翠着,这梦,但愿永远都不要醒来。

    这里的地方戏是黄梅戏。在宏村曾经看过草台班子的大戏,当地老人的收音机里响着的,也是黄梅戏的经典段子。黄梅戏也许太清脆、明亮了一些,昆曲倒和这里更相宜。但是,也不是哪一出戏都适合这里,单单在那出《牡丹亭》的戏里,杜丽娘一出场,拿一把轻罗小扇,唱到“袅晴丝吹来闲庭院,摇漾春如线。停半晌、整花钿……”时,水袖甩出去,那远处的风景,就是徽州了。

    在月塘的月夜,水边最适合人静静地坐着。可以坐上整个晚上,有微风吹皱了水面,不知谁家仍然亮着灯。在这样的月光和灯光里,大可幻想着这里曾经有过怎样的风流,是否也曾经有佳人停驻——“朝飞暮卷,云霞翠轩;雨丝风片,烟波画船——锦屏人忒看的这韶光贱……是那处曾相见,相看俨然,早难道这好处相逢无一言?”那时候,觉得人生如梦的感慨里面,悄悄地有了一滴眼泪。

    在徽州街巷里的行走也是让人心醉也心碎的。建筑本身的永恒和冷漠,却是夹杂在人生的热望之中,在人的心里铭印下莫名的情绪。那些端坐于家门前的老人,眼神有着令人见之心惊的味道,就是那一句——“则为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

    似水流年,是人生之老于逝川之内的无奈,也是豁达。

——选自《读者》(乡土人文版)

【赏析】

    徽州的韵味是别样的,是一种与诗卷分不开的诗情和画意,是一种与戏曲割舍不开的似水与流年,是浓得化不开的诗意与深情,清丽而婉约,古朴又雅致,让人永远读不透、品不尽,也永远让人魂牵梦绕。作者别具匠心,从书香中寻找徽州的踪迹,发掘徽州的内蕴,向读者传达徽州独特的气息。诗句与曲词的点缀,精准而灵动地诠释着徽州的韵味,更为文章营造了浓浓的文化氛围。

徽州写意

郭保林

山是青黛一抹,水是碧绿一缕,水绕山盘,构成一尊盆景。正是烟雨四月天。天空黛灰,古老的村镇黛灰,山野里绿中泛黛,山岚雾霭灰蒙蒙的,苍苍的,如烟。一片春云舒卷,霏霏萧萧,满天飘起如梦如幻的雨来。山峰山峦之间只见浮动白蒙蒙的烟岚云气,扑朔迷离,一片朦胧。近处的田地里,油菜籽已结荚,青青的,碧碧的,挺玲珑的。偶然有几棵大概忘了季节,还傻乎乎地擎着几朵金黄。

徽州有黄山,有新安江,还有一座座牌坊和粉墙黛瓦的古宅、古村、古镇,就连那河上、江上、溪流上一座座石桥都有幽幽古风。

古桥、古巷、古村、古镇、古树、古井、古牌坊,道不尽徽州的古典,说不完徽州的诗情画意。“水声勾诗意,山色诵画情;幽境芳草见,幽林百鸟鸣”,烟雨蒙蒙,水气蒙蒙。远望山野,那千变万化的云海,时而如三江倒悬,浪挟涛裹,山邀云出,雪横苍穹。可一转眼,千峰峥嵘,乱影翻滚,逶迤起伏,奔腾澎湃。云潮千里,雨帘万卷。

走进徽州民居,好客的主人会先敬上一杯热乎乎的香茗,你可以一边寒暄,一边打量这古色古香的老屋。首先让人感到震惊的是一方天井,横风斜雨扫进天井,湿湿的一片,更有四面屋檐的积水,顺着灰瓦滴檐流淌下来,小小天井成了一个积水潭,水花四溅,水泡生了又灭,灭了又生。品茗听雨,更觉古意盎然,诗情暖心。天井下面的水池里有下水道,又将积水缓缓流走。晴天裁一方阳光,剪一段流云;鸟鸣鹤唳入室来,天光云影共徘徊,真正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这种独特的建筑,四面墙壁没有窗,借天井射下的天光照亮室内。天井下的积水池,含有“肥水不流外人田”之意,这是徽州人的哲学。仔细打量整个建筑,又是程朱理学的物化表现。进了院门,便是一道影壁墙,墙有壁画,或画牡丹,国色天香,以示富贵;或花鸟,繁花满枝,鸟鸣枝头,以示兴旺。影壁墙后面便是客厅,八仙桌、红木椅、墙上悬字画,无字画则俗,一副副楹联古色古香:“读书在涵养,涉事无停滞”“砚以静方寿,诗乃心之声”“世事让三分天宽地阔,心田存一点子种孙耕”,正是这一副副楹联,陶冶着徽州人的性情,涵养着徽州人的人格,导引着他们人生的航程。从这些对联中你也可看出徽州人的文化底蕴、人生哲学。院子大一点的有鱼池、假山,亭台楼阁,小桥流水,布局典雅,小巧玲珑,引人入胜,古色迷人。从徽州古宅里走出过富商巨贾、高官大吏,也有孔乙己式的人物,古宅里弥漫着金银气,也有风花雪月的故事。“四水归堂”,天井里和清冽的巷风里,使你真正体悟出“天人合一”的理念,仿佛走进八大山人的画的意境中了。雨中的徽州是一幅水墨滃然的画卷。

走进烟雨徽州,宛如时光倒流,明清的遗韵到处漫溢,如梦如幻,仿佛一不小心会在亭子里,或是园林里,遇到贾宝玉,或者金陵十二钗,莺声燕语,嬉笑戏闹,衣袂袅袅,步履姗姗。在这烟雨迷蒙的江南,虽然听不到甜甜的吴音侬语,但依然听到“雨道黄昏花易落”的意境,看到落红满庭,也会油然而生人生苦短的悲凉来。

不过昔日豪门大宅的辉煌和繁荣已不在,那富可敌国的巨商大贾已不在,荒草、颓垣、残瓦,原先精美的石雕已斑驳,木雕已皲裂。你想怀古,只有到唐诗宋词里找,到明清绣像小说里去找,现代化的高楼大厦,威风凛凛,直逼而来,凭栏处,尽是一片惆怅和苍凉。

我徜徉在灰蒙蒙的烟雨中,雨淋湿了我的鬓发,虽然撑一只塑料雨伞,难挡横风斜雨,我的裤角裤腿湿了,一股凉意由下而生。我像一条鱼在雨中无目的地游着,我忽然想起那首“虞美人”词来:“少年听雨歌楼上”“壮年听雨客舟中”“而今听雨僧庐下,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这听雨中蕴含着多少人生的哲理,少年不知愁滋味,欢忭无忧的心情,壮年时壮烈和慷慨,老年时已成一介孤僧,凄清孤独,枯寂、悲凉。这是人生的大彻大悟,大喜大悲。人,很难逃脱命运的跌宕,古今有大成就者,总会出现这三种境界,当我们遇到“听雨僧庐下”苦寒酸涩的现实,且莫悲观,淫雨霏霏,连月不开之后,就是春和景明,春光明媚。

——节选自《文化月刊》

【赏析】

这是一幅精美的水墨山水画,用笔细致灵转,词语多变,描形又绘神,达到了形与神的统一;心静意淡,空纳万象,营造出了简逸恬淡的意境。文章先是“点”,从大处落笔,扣住徽州古老的特点,展现其幽幽的古风;继而是“染”,具体描写徽州的民居,展现徽州人的文化底蕴与人生哲学。但是,作者并没有只局限于描景,而是把游览心得上升到人生的层面,表达出一种昂扬向上的人生观,给人以启迪,给人以动力。这,又是文章的一处亮点。

 

徽州小巷

范爱萍

  解读徽州,最好走进它的小巷,它比苏州、无锡、常州、姜堰古镇的小巷更狭窄,更幽深,也似乎更神秘。巷两旁是高墙深垒的大院,古楼的挑檐,都似乎拼命向外使,把小巷遮得更严,只有中央一绺长长的缝,镶嵌着蓝天,弄不清它到底通向何处,在小巷头看不到小巷的腰,到巷腰又看不到巷尾。小巷逼仄处,两人并排行走都感到困难。在小巷之间,那跌宕有致的马头墙,高出尾脊,屋顶半遮半映,半藏半露,黑白相间,构成一种曲线美、旋律美,再加“一线天”的映衬,居宅的墙壁与天空的廓线,形成了“天人合一”的古典哲学的韵味,增添了层次感、韵律感和审美意蕴。建筑是空间的语言,建筑是无声的音乐。建筑是一种文化, 最能体现一方地域,一个民族的心态、精神的寄托和理念的追求。程朱理学的发祥地在徽州,徽州文化的形成必然打上程朱理学的胎记,影响徽州一代代人的思维。古诗云:“深巷重门人不见,道旁犹自说程朱。”

 风晨雨夕,春光秋色,两旁古色古香的房子,墙角长着绿绿的苔藓。雨天,小巷用青石铺就的小径,被雨一洗,湿湿的,亮亮的。雨中的小巷使你想起戴望舒的那首名诗,想起打着雨伞,扎着丁香结的忧郁的姑娘。小巷是一页稿纸,记录着小巷的经典,小巷的传奇,小巷的沧桑。

小巷依然飘着雨,那雨很性感,温柔、细腻、轻佻。雨气空濛而迷幻,一阵子灰,一阵子白,小巷的雨水积成细细的溪流,沿着墙角的水沟匆匆流去,偶尔有一株绿藤爬过墙头。雨中紫花满枝,一串串,一簇簇,形成紫藤萝瀑布,沿墙倾斜而下,挺诗意。“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陆游的诗想必是写徽州的吧,那情韵太贴切了。两旁的古宅高低错落,黑黑白白,屋顶上长着一棵棵瓦松,在斜风细雨中摇曳,婆娑影姿更是撩人。也有的古宅用木条支着一页“老虎窗”,歪歪斜斜,窗是木板,黢黑黢黑,细雨淅淅沥沥,敲打在上面,更富有人情味、古典味。你到江村,你到胡适的故乡绩溪上庄,你到龙川,你到胡雪岩的故里,单看那一条条小巷,灰墙灰瓦,你就感到岁月的悠久,历史的沧桑。在这深深的小巷里,人世间一切浮躁喧嚣、红尘市廛的纷扰都渐渐远去了。你尽可以在这古宅里品茗啜酒,吟诗言志,书画寄意,品味人生的清苦、雅致、甘甜、朴素和淡泊。这是一种禅意人生,是人生一大境界。

  徽州小巷很有文化品位,很多外国人游历徽州,深感东方文化的博大精深,东方人婉约、细腻的气质形成之渊薮。徽州的古巷总散发着程朱理学线装书的味道。小巷深深深几许?你总也读不尽徽州人的婉约,徽州人的含蓄,徽州的灵秀和理智。

  我伴着烟雨漫步在徽州大街小巷,感谢这迷蒙的烟雨,它的光线明暗交错,恰到好处地将逝去的一个个晨昏,一个个春秋,一段又一段生活的酸苦涩辣甜麻咸五光七味,都幻影般地显现出来。这些古城古镇古街古巷古宅古树古径……因为输入了历史,输入了消逝的时光,所以走进它,审视它,抚摸它,便会传导给你一种文化,像醇酒,带着醉人的醇香,这是历史的酿造。

  走进这古街古巷,就如同走进历史,走进岁月记忆的深处,屋瓦宅舍如同历史的航标灯,无论风平浪静,或是急流翻滚,这航标灯浮浮沉沉,任岁月之流冲刷。房屋的飞檐黛瓦无言沉浸在烟雨中,一棵古樟从墙头探出半个树冠,在雨中静静地矗立着。这些寻常人家,祖祖辈辈耕读诗书,说不清哪朝哪代从这里走出进士状元,曾出过侍郎御史,还有大学士。现在细雨中仍传来稚子朗朗的读书声,历史就附在这雕花窗棂上,埋伏在屋檐黛瓦草丛中。岁月如梦,烟雨如幻。人类尽管无穷无尽地繁衍,一代又一代,但总也挣扎不出死亡的渊薮。有生命的往往是暂时的,无生命的则是永恒的。人类的伟大就在于他创造“永恒”。因此,这些“永恒”中也就注入了生命的密码,珍藏了人类历史一路推衍而来的根茎脉络。

——选自《食品与生活》

【赏析】

    没有喧嚣,没有浮躁,有的只是心的宁静与安详;没有劳形的案牍,没有乱耳的丝竹,有的只是人的婉约与灵秀——漫步于徽州小巷,你的心灵将会得到沐浴。文章开口小,选点巧,以徽州小巷为“点”,表现出徽州人婉约、含蓄、灵秀、理智和中华文化博大精深的“面”,以小显大,别具一格。结尾对人生的思考,更是提升了文章的内涵,增强了文章的可读性与耐读性。

【实战演练】

王维在“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的优美意境中寻求精神寄托,苏轼在“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中感慨壮志难酬,朱自清在荷塘月色里偷得片刻宁静欢愉,史铁生在地坛里构建了自己的精神家园——我们离不开自然,我们离不开山水。大自然不仅是我们的生存空间,更是我们心灵的皈依之所。

请以“感悟自然”为话题写一篇文章,立意自定,文体自选(诗歌除外),题目自拟,不少于800字。

【写作指导】

  解题:“感悟自然”,这个话题告诉我们,要写的文章内容是由自然而带给我们的启示、感悟,而不是单纯的对自然的描绘。这个感悟可以是对神奇、美丽、博大的自然的赞美,可以是对人与自然的关系的思考,也可以是对人生的某种感触。“感悟自然”,这个话题还告诉我们,写景与抒情是具体写作时必须要使用到的两种表达方式,情因景而显,景因情而浓,融情于景,情景交融。当然,我们还可以适当穿插议论,为文章增添理性的光芒。总之,“感悟自然”这个话题就是让我们深入生活,去观察自然景物与现象,融入自己的感情,表达自己对生活的理解和思考。

  立意:自然是我们生存的依托,没有自然人类将无法存活,因此,我们可以讴歌自然母亲的养育深恩;人类对自然无休止的开发,深深触伤了自然母亲那颗博爱的心,因此,我们可以书写对未来人与自然关系的深层次思考;面对“茂林修竹”“清流激湍”的兰亭美景,王羲之生发出了对生命的感叹,因此,我们可以借自然表达我们对人生的种种思考,抒发我们的各种情怀;面对山峦起伏、风景秀丽的褒禅山,王安石表明了“有志”“尽吾志”的观点,因此,我们可以由自然切入作一番理性的思考,由此及彼,阐明自己的某种观点,用思想的火花给读者以启示……总之,用自己的心去与自然沟通,用真情去拥抱自然,就会在细微处显出才华,就会写出独特的感悟。当然,感悟自然,思考人生,所“感”所“悟”,不能漫无边际或浮光掠影,角度要小而集中。

徽州简介

 徽州是中国历史上的经济文化重地,“安徽”便是取安庆府之“安”、徽州府之“徽”作为省名。

 古徽州是徽商的发祥地,明清时期徽商称雄中国商界500多年,有“无徽不成镇”、“徽商遍天下”之说。以徽商、徽剧、徽菜、徽雕和新安理学、新安医学、新安画派、徽派篆刻、徽派建筑、徽派盆景等文化艺术形式共同构成的徽学,更是博大精深 。
  徽州旅游资源得天独厚,除拥有两处世界遗产外,还有两座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三处国家级风景名胜区,一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一处世界地质公园,二处国家地质公园,三处国家森林公园和十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三处中国历史文化名街。
  州境以北的黄山,以奇松、怪石、云海、温泉、冬雪“五绝”著称于世,是中华民族的象征和骄傲,黄山具备“山上有奇景,山下有奇观”的全方位立体之美。西递、宏村世界文化遗产是徽州物质文明的历史遗存,矗立的牌坊代表着徽州人的精神家园,更多的古村落、古建筑体现了徽州远古的繁华和富荣,牯牛降的原始自然传递出徽州大地的久远、淳朴和原生态的珍藏,境内逶迤周流的新安江、阊江、婺江、清溪河更增添了水之灵秀。已划为江西的婺源,则以其完美的原生态环境,被海内外誉为“中国最美的乡村”。
  徽州文化(简称徽文化,并非现在部分人理解的安徽文化)是一个极具地方特色的区域文化,其内容广博深邃,全息包容了中国封建社会后期民间经济、社会、生活与文化的基本内容,被誉为是中国封建社会后期的典型标本。学术界对其的研究,至少经历了大半个世纪,80年代以后更趋火热,逐渐成为一门相对独立的地方学"徽学",与敦煌学和藏学一同被誉为走向世界的中国三大地方显学。

  主题悦读:徽州,唯美的水墨画 - 一中大语文 - 一中大语文

  评论这张
 
阅读(8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