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中大语文

与吾共语,知君有文。

 
 
 

日志

 
 

主题阅读:大智若愚,大巧若拙(4篇)  

2012-12-01 08:40:16|  分类: 阅读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愚者生存

褚湘鸣

主题阅读:大智若愚,大巧若拙(4篇) - 一中大语文 - 一中大语文

 

古人云:“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为人处世,太过“聪明”往往并不是一件好事。聪明人常常目中无人,恃才傲物,甚至有功高盖主者,难得善果;愚者却怀瑾瑜而不发,静时如处子,动时如脱兔,常人缘、事功双得,左右逢源。

 因此,唯有“愚者”,方能生存。

 三国前期,曹操谋士荀攸,只怕是作为智者最成熟的一个。荀攸乃另一谋略家荀彧之侄,聪慧过人,年纪轻轻便跻身顶级谋士之列,辅佐丞相。荀攸在做人上十分有方法,与人和善,连曹操都评价他“大智若愚”,十分器重。就是这样一个表面愚笨的人,绵里藏针,一击毙命。官渡一战,奇计连出,算无遗策,一手帮曹操摆平了袁绍,惊为天人。然同为智绝凡尘的谋士荀彧、杨修不得好死,独荀攸在朝三十余年,善终。

 闪光的不一定都是金子。至少,不会永远是金子。不懂藏绝之人,只知风光无量、霸气外露者,无异寻死之徒,而终招来杀身之祸。

 “聪明人”之聪明,往往体现于如何“得”;“愚人”之“愚笨”,在于如何“失”。其实,这话说反了:“聪明人”的“聪明”是他们的软肋,“愚人”的“愚笨”,是他们的坚甲锐兵。做人做事,应顾及长远,不能“顾小得而致大失”。越王失小而搏大,田忌舍小败而就大成。这些流传千古的美谈深入人心。“得”“失”之间,聪明与愚笨之别者,高下立判。

 有人总说,“笨人总是慢半拍”,做事不麻利。但我认为,笨人的迟钝,恰恰是留有余地的生活智慧。长期霸占“纸飞机”各项吉尼斯世界纪录、号称“完美机型”的仿DC-03号飞机的缔造者在接受采访时,被问及成功的原因,他笑答是因为自己“笨”。记者追问,他回答:“我做纸飞机与别的玩家不同,我总是无法把纸折到规定的线上。这样一来,反而使飞机成型时在折线处不会拥挤。折好的飞机内部无法调整,一点儿小差错就会造成整架飞机的损失。相反,我的‘缺陷’,造就了我的成功。”

 斯言大哉!一架纸飞机投射出的人生哲学,胜过千万本书枯燥的说教。人的一生不正如一架纸飞机吗?不管是对自己,还是对他人,抑或对待完事,留有余地的“迟钝”,可能留下了挽大厦之将倾的支点。只有留下余地的智慧,才能使你这架飞机又高又稳,击长空,破万重浪。

 人问我愿做聪明人还是愿做愚人,我说愿为愚人。聪明人的聪明写在脸上,愚人的智慧藏在心里。善藏绝,善得失,善留白。其愚哉?其大智也!

摘自《湖南日报》

用才不必明察

 王俊楚

公元前685年的一天夜里,齐国国都临淄的城门忽然洞开,一大队人马举着通明的火把从城内奔出,叫叫嚷嚷地让停在城门外的载货车迅速挪开。原来,国君齐桓公要出城迎接贵宾。

在载货车队中,有一个赶车的人叫宁戚。此刻他正在牛车旁喂牛,听到齐桓公要出城的消息,他激动不已,因为这一刻他期待很久了。

宁戚是卫国人,学识渊博,才华出众,心怀经国济民的大志,但却一直没能实现抱负。他听说齐桓公有宏图大略,重用人才,便决心前去谋取官职,实现理想。然而,到齐国路途遥远,宁戚家中穷困,连路费也没有,只好受雇替商人赶车来到齐国,夜晚在城门外歇脚。

当齐桓公的车驾驶出时,宁戚敲着牛角高声唱起了自己创作的《宁戚歌》。求贤若渴的齐桓公听到宁戚的高歌,对身边的人说:“那个唱歌的人或许就是个难得的人才啊!”于是吩咐后面的车辆载上宁戚。

在听取了宁戚论述治国、平天下的见解之后,齐桓公便准备起用他。有大臣劝道:“卫国离齐国并不远,国君不如派人先去打听一下,如果他确实是一个有才有德之人,再起用他也不迟啊。”

深谙用人之道的齐桓公说:“不能这样。调查之后就难免会发现这个人有这样那样的缺点,因为一个人的小毛病而丢掉他的大优点,这正是一些君主难以得到大才大德之人的缘故啊!”于是,他当即拜宁戚为上卿。宁戚果然不负厚望,屡建奇功,后来又担任了主管农业的官员,奖励垦种,薄取租赋,使齐国很快富强起来。

其实世界上根本没有十全十美的人才,权衡他优点缺点的轻重,用他的长处,才是精明的用人之术。不“以人之小恶”,而“亡人之大美”,齐桓公的用人之术体现的就是这种胆识与气度。

摘自《百家讲坛》

大师能“吃”话

俞剑明

有些大师之所以被人铭记心头,既在于其大成就,更在于其大胸襟。他们能吃苦、能吃亏,面对别人的批评,还很能吃话。

川剧表演艺术家周慕莲,上世纪20年代就已成名。有一次随老师康芷林在成都演出《离燕哀》,周扮小旦王琼奴,康扮小生徐苕郎。演到《葬夫》一场,唱词很是哀怨凄厉,康芷林的化妆也独出心裁:他用黄纸蘸油,贴在脸上;眼窝漆黑,深陷下去,眼珠子暴露在外;全身青一块紫一块黄一块。王琼奴一见徐苕郎被毒打身亡后这惨不忍睹的样子,便伏尸边唱边哭。一时情绪失控,越哭越投入,越哭越伤心,哭成了一个泪人儿,把戏装的前襟打湿了一大片。

卸装后,一位老“箱管”(戏服管理员)对他说:“周师兄,王琼奴把你害苦了!她是血模糊,乱沾衣;师兄你是泪模糊,湿衣襟了。幸儿你今天的粉底子打得薄,不然就开了花脸啰!”

周慕莲听出这话里有话,但一时想不出所以然来,便去向康芷林老师请教。康说:“你今天确实哭得太凶了,把戏演过了。演员不能就事演事,而应该就事演戏,你哭,也要哭在戏中嘛!平常人哭出来的是泪,演员哭出来的应该是戏。”周慕莲听了恍然大悟,惭愧不已。向康老师致谢后,又赶忙去找老“箱管”鞠躬道谢。

抗战时期,国画大师徐悲鸿居重庆,并在市区专门租赁了一间画室。当时,著名古文字学家、书法家商承祚也住在重庆,休息天常到徐的画室造访、聚谈。

徐悲鸿学贯中西,油画、国画,山水、花鸟、人物各擅胜场。作画前,总是先将四川夹江纸裁上厚厚的一叠,然后纵笔泼墨。他画画速度极快,三两小时,便积画盈床。有一天,商承祚从徐悲鸿的画中选出四张,说:“我对你的画提些意见。”徐云:“欢迎,竭诚欢迎!”

商先展其奔马画,评曰:“三条腿的马。”次展其猫画,其猫坐案沿,回首垂尾,尾巴又大又长,评曰:“狐狸尾巴猫。”再展其仕女画,其女脖子又细又长,评曰:“吊死鬼美人。”又展其竹画,其竹似蔗,评曰:“甘蔗竹子。”徐听一次便笑一次。最后,二人相视大笑,笑不可抑……徐曰:“我到重庆以来,听到的都是一片赞扬声,未闻批评意见,更未闻尖锐的批评意见。今日君有话直言,提出这样好的尖锐的批评,得益匪浅,此诚为知友也!”稍停,又笑曰:“今日中午,我请你下馆子!”

上世纪50年代初期,时任公安部部长的罗瑞卿请来大作家茅盾,希望他能写一部反映镇压反革命运动的电影剧本,并说上海已破获了几个反革命集团大案,建议他先到上海去看看材料。茅盾欣然从命,赶往上海。回到北京后,他很快就写出了一部电影剧本,向文化部电影局征求意见时,听到了不少批评声,认为剧本写得过于小说化,容量太大,对话也太多,如果要拍成电影,至少需分拍为上、中、下三集……茅盾把稿子拿了回来,重新审阅后,认为大家的批评在理,但要修改好已很困难,于是擦了根火柴,把稿子一把火烧了。就这样,这位当代文学巨匠生平唯一的电影剧本,一个字也没有留下来。

……

能“吃”话的大师,面对别人的批评,不管来自权威显贵,还是无名之辈;也不管委婉似和风细雨,还是尖厉如风刀霜剑,都能欣然接受,闻过则改,并对批评者心存感激。

摘自《联谊报》

没教养的祢衡

宋慧敏

我如果是编辑,一定希望写手们都是文不加点的祢衡,文笔流畅气韵生动。如果交朋友,我会远离这个“愤青”。祢衡才高却没有教养,逮谁骂谁,专跟上司过不去,断送了小命,我不交这样的损友。

祢衡是东汉末年少见的才子。恃才自傲是文人的通病,祢衡的狂傲张扬在成年后更是非同一般。他来到曹操刚刚乔迁的许都,想谋个一官半职,却看谁都不顺眼,很孤独。

祢衡找呀找,总算找到一个好朋友孔融,俩人十分契合。推杯换盏酒热耳酣,孔融说祢衡啊,你安于贫贱学问深邃简直是第二个颜回。祢衡说孔融你简直就是孔子再世。

祢衡还有一个好朋友叫黄射,是个“文青”。黄射举行笔会邀请祢衡。有人献上一只鹦鹉助兴,黄射请祢衡写命题作文,祢衡也不推辞,《鹦鹉赋》一挥而就,震惊四座。聚会的地方被命名为鹦鹉洲,声名远播。

可是,祢衡并不念黄射的交情,把黄射他爹黄祖骂的七荤八素,黄祖就把祢衡杀了,这是后话。

孔融把祢衡推荐给曹操。祢衡见了曹操一脸倨傲,曹操让祢衡做了他的鼓吏。祢衡击鼓也是天才,可是他击鼓却是为了发泄对曹操的不满,踏着鼓点,有点像现在的拉歌,大骂曹操是抢班夺权的乱臣贼子。曹操手一挥让祢衡去找荆州牧刘表玩去吧。

刘表很惜才,让祢衡做了自己的文秘。祢衡也消停了一些日子,工作高效而有创意。可是时间稍长,他又对刘表开骂了。祢衡就是喜欢骂人。刘表把这个烫手的山芋转给黄祖。

祢衡的确有不世之才,黄祖也很欣赏他。可是祢衡又开骂了,在一个宴会上他骂黄祖是死老头,黄祖不是死老头是个粗人,一气之下把祢衡杀了。

祢衡死了。刘表知道消息摇头叹息,让人把祢衡葬在鹦鹉洲。曹操听到消息笑着说这厮是咎由自取。不能说祢衡死有余辜,但性格决定命运,不懂修身养性又盲目自大的人下场注定是可悲的。

摘自《新商报

原创:人间棋局(林一中) - 一中大语文 - 一中大语文

 

  评论这张
 
阅读(6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