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中大语文

与吾共语,知君有文。

 
 
 

日志

 
 

于坚为“影响力中国网站”撰新春祝词  

2012-02-14 08:54:47|  分类: 哲理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于坚为“影响力中国网站”撰新春祝词

这是一个迷信进步的时代。
时间已经成为更高更快更强——更X的奥林匹克式的单向线性运动。
但春天归来。陈旧的春天没有进步。
2012年的春天与1000年前的春天一样,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如初照我还。
否则,那就是末日。
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思想之一是道法自然。自然的力量不在于进步,自然永不进步,自然是回来,再回来,循环往复,周而复始。
易经说,生生之谓易。易,但是要生生,生生是不能易的。
春天归来的意思不是进步,而是守常。是经验的再次复活。
如果春而不生生,那就是末日。
今天,这一思想已经被进步所遮蔽。
这个时代只讲易,不讲生生。许多进步,已经遮蔽损害着生命,依然继续。
这个时代把春天理解为进步。所有的贺词都期望着在新的一年里更进一步。已经成为一种危险而反动的成规陋见。
影响力不是进步的结果,而是守常的结果。时代的影响是过眼云烟,去年的影响今年已经失踪。春天是一种永恒的影响力,它是我们可以回忆的过去也是我们可以期待的未来。它激活我们麻木不仁的记忆,世界并没有进步,世界再次开始。春天代表着常的力量。
九十年代以来,在中国,货币重估一切价值。但在今天,我们发现,货币不能重估的价值它依然无法重估。货币有易的力量,但未必所有的易都是生生的。
不易也是一种力量。这是古代中国的另一伟大思想,有无相生,知白守黑。今日中国之空虚,就是只在有、白的层面寻求量化,无因为无法量化而被忽视,缺席于黑暗的结果。
我们之所以有信心办这样一个网站,乃是由于我们看到,在时代的浮华下面,中国思想确实也在守常。有人说,八十年代是中国思想复活的年代,但九十年代以来中断了。这仅仅看到了表面,其实,中断的中断,继续的继续。追随恺撒的追随恺撒,追随上帝追随上帝。思想者并没有像1957年那样集体失踪,这个时代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进步的话,那么我以为它确实为守常提供了空间。可以守常,可以寂寞,可以拒绝被量化。
布鲁代尔在谈论历史的时候,认为文明有一个最高核准权,经济力量再强大也无法完全征服消灭精神生活,文明的最高核准权最终还是在精神层面。最终,是无的力量在决定有的质量。
二十世纪以来的种种,在我看来。其根源都在于无常。
所幸的是,无在时代的整体层面上缺席,而在思想者个人那里,黑暗却没有缺席。以前我们总说,思想者要耐得住寂寞,这个时代确实给思想者予洪水般的寂寞。而有人也确实守住了无。拿来主义不仅仅是易,其实它也拿来了常。货币重估一切,在金钱万能的洪水中,常也确实重新扎下了根基。
这给我们予信心来办这个网站。
春天归来。春天是一种永恒的影响力。
这是一个经验复活的时刻。
给各位拜年!


  评论这张
 
阅读(3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