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中大语文

与吾共语,知君有文。

 
 
 

日志

 
 

教学参考:嚼出语言文字的咸淡和冷暖  

2012-09-04 07:50:38|  分类: 教学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嚼出语言文字的咸淡和冷暖

给“笑”加个形容词

 

《卖油翁》读讲之后,同学们几乎都能“对译如流”了,不少同学“欣欣然”而有些自满。

洪宗礼老师转身,把课文最后一句话“康肃笑而遣之”写在黑板上,笑着说:“请在这‘笑’字前面加上一个形容词,把康肃的‘笑’具体化。”

同学们来劲了,“大”,“微”,“爽朗”,“冷冷”,“友好”,“挖苦”,“温和”,“客气”,“嘻嘻哈哈”,“真心诚意”……几分钟内,出现了几十种不同的“笑”,说“笑”的,听“笑”的,都忍俊不禁,一时间,教室变成“笑室”了。

洪老师说:“陈康肃不可能同时笑几十回呀,此时此地的陈康肃,他究竟是哪样‘笑’呢?谁能准确地形容一下,要说出自己这样形容的理由。”

这么一问,充满笑声的课堂顿时鸦雀无声,你盯我,我瞧你,有的低眉翻书,有的垂首沉思……一鸟不啼山更幽,此时无声胜有声。问题看起来不难,听起来有趣,但这不是一个可以“信手拈来”的形容词,也不是一个可以“妙手偶得”的描写语,它需要学生认真钻研课文内容,深入分析人物性格才能正确地解决,这是一次有趣的,又是高层次的思维训练。

突然,一个、两个、三个……举起了右手,争相发言,课堂经过几分钟的沉寂,又水流潺潺,流动起来,活跃起来了。

“‘笑’字前面可以加上‘礼貌’或者‘佩服’二字,因为陈康肃这个有身份、有地位的人,看到卖油翁对葫芦里注油,一滴都不漏出来,他会很佩服,很有礼貌地笑笑让卖油翁走。”

立即有同学表示不赞成:“陈康肃一贯骄傲自大,自以为‘当世无双’,怎么会佩服一个卖油的老头,还‘礼貌’地笑笑呢?”

“‘笑’字前面可以加上‘抱歉’或者‘惭愧’两个字,因为陈康肃看到卖油翁确实有一手,而自己原来不把卖油翁放在眼里,还气愤地责问他,卖油翁却不计较,这一对比,陈康肃心里就会惭愧起来,所以,他抱歉地笑笑让卖油翁走了。”

又立即有同学提出异议:“陈康肃是个有权有势的人,他怎么会心里感到惭愧呢?”

“夸奖”、“勉强”、“僵硬”、“苦恼”……一个个“形容词”在思维的火花中喷发,又在热烈的争辩中接受严格的推敲。学生在思辩中“由表及里”地读书思考,“由形而神”地分析人物,“有理有据”地发言、讨论,“聚精会神”地听取争辩,教学也在不知不觉中进入了理想境界。

在同学们热烈讨论、争论不休的时候,洪老师笑着问大家:“作者为什么写康肃‘笑而遣之’,而不让康肃说几句话再放卖油翁走呢?”这既是一个有趣有味的问题,又是一个巧妙的点拨,同学们猛地悟出来了,有同学竟成了“冒失鬼”,不举手就喊起来:“他无话可说!”“他愣住了!”

洪老师笑着说:“陈康肃既然是无话可说,那么,他的‘笑’应该是——”

“无可奈何!”“尴尬!”“……!”

瓜熟而蒂落,水到而渠成。紧张而愉快的思索,结出的是甜果子。

洪老师趁势讲了如何深入读书,说:“只有多想,读书才有可能读透;只有多想,说话才有可能说准;只有多想,听话才有可能听明白;只有多想,写文章才有可能写清楚。想,是一个总开关。”

同学们十分专注……

嚼出语言文字的咸淡和冷暖  

读罢这则教学镜头,我的第一个感受就是:这绝不是一个小问题。

常言道:读书要细心留意,要善于入得其里,于无疑处生疑。这一点,正是当下的语文课堂所严重缺乏的,有人甚至认为这样细品深究是自作多情,浪费生命。我要说,于那些貌似寻常的关键词句处生疑,进而深究细品,嚼出语言文字的咸淡和冷暖,恰恰是一个语文教师必备的功夫,也恰恰是激发学生入得语文门径、产生浓厚兴趣的基础一环。朱自清散文《荷塘月色》中就有这么几句话:“微风过处,送来缕缕清香,仿佛远处高楼上渺茫的歌声似的。这时候叶子与花也有一些的颤动,像闪电般,霎时传过荷塘的那边去了。”其中的划线的“送”字就很貌似很平常,但却极有味道。大家都晓得,与风搭配最自然、和谐的动词绝不是“送”,而应该改是“吹”或“刮”之类,但朱自清先生却偏偏不选,而是选了“送”字。原因者何?这是因为,“送”字更人性化,更知人情,更懂人心。此时此处,朱先生正处在“且受用这无边的荷香月色”的喜悦之中,这个“送”字来得多么合拍,多么惬意啊。大家都有过这样的体验:心情愉悦时看什么都随心如意,仿佛身边的一切都那么可爱似的。朱先生此处此时就很随心如意的(尽管是短暂的),看什么都非常可爱,连刮过来的“微风”都那么懂得人心,都那么殷勤、乖顺。可见,朱先生用词之慎之妙!这一点,我们绝能仅仅理解为所谓的“拟人”修辞,仅仅停留在“拟人”辞格的辨析上。我们必须要引导学生由文字切入,深入走进朱先生的内心世界,用生命和心灵充分体验和感受到他的真实情感,进而真正咀嚼出这个“送”字的情味。再回到正题,洪先生让学生给陈康肃的笑加个形容词,也该是深得其理之举,也有他深刻用意,我们不妨从以下几个方面来作一番探讨。

一、知其人方能懂其“笑”

关于陈康肃的“笑”,课堂上同学们给它加了那么多的形容词,如“大”、“微”、“爽朗”、“冷冷”、“友好”、“挖苦”、“温和”、“客气”、“嘻嘻哈哈”、“真心诚意”、

“抱歉”、“惭愧”“夸奖”、“勉强”、“僵硬”、“苦恼”等等。为什么都不合适或不甚合适呢?原因并不复杂,就是学生还没有真正深入课文情境,还没有切实走进陈康肃的内心世界。在洪先生层层深入、收放自如的导引之下,同学们终于由表及里、有形入神地了解到了陈康肃的内心——十分尴尬,无话可说。事实上,面对教师提出的新奇问题,学生常常会在课堂上表现得很兴奋,但却往往会只停留在新鲜、热闹的表层,一时难以深入下去。这是什么原因呢?学生不是已经把课文翻译得很好,几乎都能“对译如流”了吗?其实,原因并不复杂。学生把课文翻译成现代汉语,可以依赖教师的讲析,可以查阅工具书,还可以参照译文资料,总之,他们往往只是为翻译成现代汉语而功利性、不及其余地操作。换句话讲,如果洪先生不适时提出这个问题,学生很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去探究这个问题了,这也就很可能一辈子也不明白陈康肃的内心到底如何了。不客气地讲,类似的遗憾,在当下的语文教学中并不少见,因为课文的语言内容常常被一些老师给架空了。陈康肃的内心到底是怎样的?教师是不应该放弃这个重难点的,但又不可能直截地灌输给学生,所以洪先生就选择了妙导。看似语不惊人,漫不经心,实则成竹在胸,循循善诱,水到渠成。这样的导引,目标明确,自然巧妙,足见洪先生引导艺术之高超。现在,我们大家都认可“让学生自主多读”之类的提法。其实,对普教阶段的在校学生而言,“自主多读”固然十分重要,但更重要的应该是要学会“自主多读”,要掌握“自主多读”之法。而学生要想掌握这种“自主多读”之法,是必须要通过教师得法引导这个环节的,也只有这样,才有可能真正使学生阅读得法,进而实现让学生由会读到自主多读的教学理想。否则,一味不切实际地鼓吹“让学生自主多读”,甚至直截丢给学生去自读自悟,而不是一招一式地耐心引导、敎读,其效果肯定是不好的。这不禁令我们想到了花样游泳,岂不知都是学习者从一招一式、实实在在地接受指导、得法训练开始的,绝不可能丢掉这个过程直截进入花样游泳的理想状态。可见,陈康肃到底会怎样笑?教师必须得引导学生深入课文的情境,进而走进陈康肃的内心世界,而后才有可能真正感受、体悟到他该怎么笑。这个问题看似很不经意,实际上洪先生是在导引学生如何得法地阅读,是在教给他们深读、感受、体悟之法。这种导读智慧是当前我们一些语文教师所严重缺乏的,因而也是我们所必须要认真学习和深入领会的。

二、文言文敎读不只是译成现代汉语

目前,应该说,文言文教学依然很受重视,教材中文言文篇目所占比例依然比较大,约占1/2。但是,由于受高考指挥棒的影响(高考只考实词解释、文意理解、语句翻译),教学中的应试化倾向十分严重,常态下的文言文教学变成了只盯着实词理解、语句翻译、了解大意等,至于课文的语言表现艺术则几乎无人问津了。要知道,学生学习文言文,其目的不仅仅在于了解和弘扬优秀的传统文化,也不仅仅在于如何培养美好情操和提高人文素养,更不只是为了学会翻译文言文,还应该高度重视对语言表现艺术的学习、欣赏和领悟。比如,《触龙说赵太后》的劝说艺术,《陈情表》的陈情艺术,《鸿门宴》的描写艺术等等,都是需要教师引导学生用心来深入赏析的。我们说某篇课文很动人,很有人文内涵等等,岂不知这“很动人”、“很有人文内涵”都是靠恰到好处的语言艺术来表现出来。我们语文教师不仅要能够让学生明白这“很动人”、“很有人文内涵”等是靠什么样的语言表现出来的,更要能够让学生明白为什么非要用这样的语言形式来表现。敎读过《触龙说赵太后》、《陈情表》、《鸿门宴》等课文的教师都知道,这些课文的语言表现形式(包括遣词造句、布局谋篇等)几乎都是顶级笔法,都是最佳的表现形式,实在是太高超了;否则,触龙也好,李密也罢,恐怕就都得吃不了得兜着走,甚至性命难保。至于《鸿门宴》的跌宕起伏、险象环生、悬念伏笔、首尾呼应等,则更是令读者拍案叫绝。这些语言艺术,学生是必须应该学习、领悟和享受到的,教师也必须得自觉地引导学生真正学习、领悟和享受到。洪先生深明这个道理,绝不肯让学生仅仅止步于翻译完课文,而是要引导学生深读课文的语言内容,走进课文的语境和陈康肃的心灵,进而真正体验和领悟到课文语言艺术的高妙。这才是以敎读促学说写的真语文教学,这才是营养全面的语文教学,这样的语文教学才有益于学生语文素养和能力的健全和提升。为此,我要再重申一句:文言文敎读绝不等于翻译成现代汉语,必须同样高度重视语言表现艺术的学习、赏析和领悟,这也有益于避免课文资源的浪费。

三、常想多想的学生才有大出息

洪宗礼先生总是强调,“想,是一个总开关”,并认为,教师一定要引导学生“学会积极地想,合理地想,全面地想,辩证地想?”。洪先生为什么这么重视学生的“想”呢?因为,在洪先生那里,教育的语文教学的终极目标就是塑造人,即塑造人格独立、富有人文情怀和创造品格的人。人格独立、创造品格,这是要靠创造思维来支撑的,是必须得具备创造思维的,而要培养这种创造思维,就必须得在教学中为学生创设各种适时而“想”的环境或条件。教师只有用心地这样做了,才有可能突破教室有限的空间,把学生带入积极思维的王国,从而养成习惯并形成能力。可见,让学生给陈康肃的笑加个合适的形容词,绝不是洪先生随意而为之,而是他教文立人的语文教育理念的自然体现。这个看似不起眼的小教学案例,实际上从开始到结束都早已融入了洪先生大教育情怀——孩子只有积极地想、主动地想,只有常想、多想,才会最大限度地接近自主、独立、创造的人格和品格,才会最有出息,对社会和民族也最有益。洪先生也最清楚,这样的教育理想不能仅仅是停留在脑海里,更不能仅仅是说在嘴上、写在纸上,更要实实在在地用心引导学生去做,要实践、反思,再实践、再反思。当下,很多人想的、说的和写的是一套,做起来则又是急功近利地应试那一套,这种教学行为本身就不利于学生做人,就更不要说教文立人了。这样的文言文教学是不会有什么大出息的,而要想有点大出息,就请自觉地向洪先生的导引艺术和教育理念看齐。

  评论这张
 
阅读(5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