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中大语文

读有意思之书,交有意思之友。

 
 
 

日志

 
 

我读名篇:《鸿门宴》中的精彩(2篇)  

2012-10-24 16:15:16|  分类: 教学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鸿门宴》中的精彩

“操”“持”之辩

 师:刘邦在准备逃离杀机四起的鸿门宴前,和张良的那段对话很有意思,其中有一两个词语特别值得咀嚼。请看: 
  (投影)乃令张良留谢。良问曰:“大王来何操?”曰:“我持白璧一双,欲献项王,玉斗一双,欲与亚父。会其怒,不敢献。公为我献之。”张良曰:“谨诺。” 
  师:注意到了吗?张良问“何操”,刘邦答“我持”,请大家思考一下:“操”和“持”究竟有什么区别?可以查查词典,看看各自的本义是什么。 
  生:《古汉语常用字典》上说,“操”的本义是“拿着,握在手里”。“持”的本义是“一只手从上托扶”。 
  师:好,结合文意,你觉得应该怎么理解更为恰当? 
  生:“操”显得比较随意,“持”类似于“捧着”,态度恭敬多了。刘邦是前来“请罪”的,所以处处要表示对项羽的尊重。 
  师:看来,张良不如刘邦懂礼貌了? 
  生(笑):不是。张良不必对项羽表示恭敬,因为他要效忠的是刘邦。 
  生:他也不会表现出对项羽的尊重。因为张良很聪明,绝对不会在刘邦面前表现出对项羽的尊重的。 
  师:解释得很好。请看下面这句话:“沛公则置车骑,脱身独骑,与樊哙、夏侯婴、靳强、纪信等四人持剑盾步走,从郦山下,道芷阳间行。”樊哙等人是“持剑盾步走”,可不可以说成“操剑盾步走”? 
  生:不可以。 
  师:为什么? 
  生:樊哙等人不只是拿着武器,而是双手紧握着甚至举着,为防备不测,保护刘邦,所以时刻准备搏斗。这个“持”字显出了他们当时高度戒备小心翼翼的样子。用“操”就显得太随意漫不经心,不符合当时樊哙等人的心态。 
  师:分析得非常有道理。你能不能把这句话翻译一下? 
  生:刘邦丢下随从的车辆、人马,独自骑马离开这儿,同紧握剑盾徒步跑着的樊哙、夏侯婴、靳强、纪信等四人一起顺着骊山脚下,取道芷阳,抄小路逃走。 
  师:翻译得很好。通过这两个词的辨析,我们可以看出司马迁用词的匠心,也告诉我们一个道理,在理解文言词语时,既要掌握词的本义,也要体会在不同语境中的不同含义和作用。学到这里,我们不妨一起回顾一下前面的《廉颇蔺相如列传》课文中的一句话,“相如持璧却立”,这个句子中的“持”怎么理解? 
  生:紧紧抱着。 
  师:为什么? 
  生:不让秦人抢去啊。为维护国家尊严,准备玉石俱焚。 
  师:非常好。结合具体情景理解文言词语的含义,不仅有助于对词语的正确理解,也有助于理解文章内容和把握人物形象。 

                                                                        鸿门宴的座次

  鸿门宴是中国历史上最重大而同时也最富于戏剧性的事件之一。《史记·项羽本纪》里写道:“项王即日因留沛公与饮。项王、项伯东向坐,亚父南向坐。亚父者,范增也。沛公北向坐,张良西向侍。范增数目项王,举所佩玉玦以示之者三,项王默然不应。”
        这是司马迁描写鸿门宴中极为重要而又极为精彩的一幕。司马迁详尽地说明当时的座次并不是泛泛之笔,其中隐藏了一项关系十分重大的消息:项羽向东而坐是一种有意识的行动,尊位而不辞,他是以政治地位作为标准的,在心里并不把刘邦当作一位平等的宾客对待。当然,项羽这样做也是有根据的。刘邦初起事时曾经从属于项羽的叔父项梁,项梁既然已经战死,项羽自然就继承了他步父的领导权。更何况,鸿门宴之时项羽已经名正言顺地是“诸侯上将军,诸侯皆属”了。
        但是,在那场鸿门宴中,刘邦“北向坐”更加值得注意。如果按照“君臣位,南北面”之说,刘邦显然是正式表示臣服于项羽之意。他居北向席而不居西向席,是因为北向坐是最卑的臣位,而西向坐是属于“等礼相亢”的朋友地位的。张良虽然在西向的座位上,但史文明说他是“侍”,身份地位如此一丝不紊,有史以来,或许也只有司马迁能写得出。

我们有理由相信鸿门宴中的座次是为了适应当时的政治需要而特别地安排出来的。至于是谁作出了这样的安排,历史并没有明文记载。鸿门宴在座的五个人当中,刘邦、张良是宾客,不可能主动安排座次;范增是陪客,而且他是极力主张杀刘邦的,所以也不可能安排这种有利于刘邦的座次。剩下的就只有项羽和项伯两人了。按常理,项羽是最可能决定座次的人,因为他是主人。但是,项羽虽然粗豪,却毕竟出身贵族阶级,也不会像刘邦那样傲慢无礼,虽然政治上的气量太小,但他也不至于自大到不顾礼节的程度。所以,座次的最后排定,明里是项伯在入席前的斡旋和调停的结果,暗中则是刘邦的阴忍和张良的智谋都起了积极的作用。

项羽同意自己“东向坐”和刘邦“北向坐”,这说明他已经把刘邦看作了自己的部属,并正式接受了刘邦的臣服表示。所以,从主、客都入座的那时起,项羽已经没有了要杀刘邦的意思。《史记》接着说:“范增数目项王,举所佩玉玦以示之者三,项王默然不应。”可见上文有关座次的排列,正好是这句话最确切的解说。因为范增的暗号当然也是和项羽事前约好了的,但是他万万想不到他的杀人计划竟然被对方这样不露痕迹地化解了。

在暗藏杀机的鸿门宴中,刘邦得以全身而退,从此龙归大海,项羽再也没有剪除他的机会。短短的四年之后,刘邦终于取得了项羽的天下。刘邦与项羽的成功和失败,虽然最后决定在战场上,但也可以这样说,当鸿门宴的座次排定之时,双方就胜负已分。

刘邦对项羽说“吾宁斗智,不能斗力。”而项羽临死之际也说:“天亡我,非战之罪。”他们两人其实已经说破了楚汉兴亡的关键所在。不同在于,刘邦是笑着说的,因为他心里也许浮起了鸿门宴中的一幕;而项羽呢,他似乎一直到死都是糊里糊涂的,因此他才会诿罪于天。鸿门宴中的座次,不但让我们看到了项羽在其中暴露的“妇人之仁”,而且让我们知道了刘邦和张良是怎么样巧妙地利用了项羽的贵族政治的局限性,居然在觥筹交错之间,给了项羽致命的打击。

  评论这张
 
阅读(773)|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