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中大语文

读有意思之书,交有意思之友。

 
 
 

日志

 
 

解读《林黛玉进贾府》中的三个“半旧”  

2013-01-18 16:56:43|  分类: 名著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贾政的书房研究

《林黛玉进贾府》是中学语文课本中一直保留的经典篇目,历来为广大师生所喜爱。文中那精妙绝伦的人物刻画、鬼斧神工的结构安排和寓意深刻的环境描写让人百读不厌、百嚼不腻。但人们在分析全文的环境描写时往往只注意到了前面几处奢华富丽的场面描绘, 而对略显朴素、风格与前面豪华的环境不太相称的贾政书房的描写常常忽略不谈。是疏忽而略,还是有意讳言?其实,这是一段寓意深刻的文字! 是一段非常重要的、不该被忽略的文字。下面就对此来探析一下:

一、环境描写比较

文中环境描写主要有五处:

一是黛玉来到贾府门前看到的景象;宁、荣二府相隔不远,都是三间兽头大门,两边蹲着两个大石狮子,门上悬有“敕造”的匾额,门前有“华冠丽服”的侍役。

二是黛玉进入贾府到贾母住处时看到的画面:从荣府西角门进去,走“一射之地”, 转至垂花门,过穿堂,绕插屏,再经三间过厅,后面方是贾母居住的正房大院。“正面五间上房, 皆雕梁画栋, 两边穿山游廊厢房,挂着各色鹦鹉、画眉等鸟雀。”

三是黛玉去拜见二舅时看到其正室“荣禧堂”的景象:“上面五间大正房,两边厢房鹿顶耳

房钻山,四通八达,轩昂壮丽”。堂屋中迎面“一个赤金九龙青地大匾,匾上写着斗大的三个大字,是‘荣禧堂’,后有一行小字:‘某年月日, 书赐荣国公贾源’, 又有‘万几宸翰之宝’。”屋内摆设有名贵的家具、珍贵的字画、古玩、“镶着錾银”字迹的乌木联牌等等。

四是对贾政起居室描写:

(东边的三间耳房内)临窗大炕上铺着猩红洋罽,正面设着大红金钱蟒靠背,石青金钱蟒引枕,秋香色金钱蟒大条褥。两边设一对梅花式洋漆小几。左边几上文王鼎匙箸香盒,右边几上汝窑美人觚,觚内插着时鲜花卉……

五是对贾政书房描写:

(东廊三间小正房内)正房炕上横设一张炕桌,桌上磊着书籍茶具[甲戌侧批:伤心笔,堕泪笔]。靠东壁面西设着半旧的青缎靠背引枕。王夫人却坐在西边下首,亦是半旧的青缎靠背坐褥……挨炕一溜三张椅子上,也搭着半旧的[甲戌侧批:三字有神。此处则一色旧的,可知前正室中亦非家常之用度也……(注:此处共批注了242字)]弹墨椅袱。

前面四处描写,小说表现的全都是富丽奢华的环境,表现出了封建大官僚之家的绝顶气势、派头、地位。

第五处描写却出现了与前面风格不太相称的文字,值得好好玩味! 尤其是“磊着”和一连三个“半旧的”几个词,与前面的奢华之风极不相称!

那么,文章中为何会出现这样几个词?究竟该如何理解呢?

二、书房描写探微

先看一下“磊着”一词的涵义。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的高中语文教材第四册第44 页解释“磊着”为“层叠地放着”,而该词在脂评本中被批注为“伤心笔, 堕泪笔”。试想这位最懂曹雪芹的点评者脂砚斋因何事而伤心堕泪?大概是为该处典型环境中的人物而伤心吧?那么小说中的人物贾政又怎会让批者伤心呢?倘若他官运亨通,家庭兴旺,生活幸福,一切顺利,批者一定不会为之伤心!再对照着《红楼梦》“戚蓼本”和“甲辰本”中的原文“桌上堆着

书籍茶具”, 我们就更感到不可思议了。“堆着”即为比较散乱地随便堆放,没刻意整理,既不整齐也不美观。如果是在江宁织造的鼎盛时期, 家里丫环佣人成群,断不可能让贾政炕桌的书籍茶具“堆着”,而应该是整齐地“摆放着”。这只能推出一种原因: 贾政所在的荣国府当时已经败落了!

所以说,这一段描写与前面的几处奢华富丽的环境描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因为它被放在全文中不太起眼的位置,又加上它的风格和前后文的风格不太相称,所以总是被人有意无意地忽略。在不可胜数的评论《林黛玉进贾府》环境描写的文章中,涉及的几乎全是前面几处奢华环境的描写,鲜有评论该处环境描写的。但是,这确实是一段不该被忽略的文字,是一段最能揭示作者写作意图的文字!

通过对《红楼梦》前80 回的认真解读, 以及对曹雪芹家族历史的仔细研究,作品中隐含着曹家真实的历史(鼎盛的历史及伤心的历史)和自己的“辛酸泪”“无限情”。关于这一点,让我们再结合课文中的前几处环境描写仔细看看:

首先,文章开头对宁、荣二府“兽头大门”以及门上所悬的“敕造”匾额的描写,极为宏伟气派,显示出贵族之家的威严显赫,也说明了贾府(隐指曹家)的前辈深得皇家恩宠!

其次,对贾母住处的描写也显得庄严肃穆, 给人以侯门深似海的感觉。而贾母是贾代善的妻子,宝玉的奶奶,正对应着生活中曹雪芹的奶奶(曹寅的妻子)。曹寅时代,是曹家发展的顶峰,他住处的豪华,正说明贾府在祖辈时期的兴盛, 象征着现实生活中曹寅时期的兴盛!

其三,对贾府正室的描写,主要突出了“一个赤金九龙青地大匾”的描写,匾的大小、质地、匾上的大字“荣禧堂”及小字“某年月日,书赐荣国公贾源”等等,都极为高贵富丽! 充分说明贾家(隐指曹家)的祖辈是多么辉煌,昔日是多么深得君王宠幸!

以上的描写我们看得眼花缭乱,往往会把这种辉煌当作林黛玉进贾府时贾家的(贾政时期的)兴盛,其实这是一种错位、误解! 那么,眼前的真实境况是怎样的呢? 应是贾政书房描写中所反映的情况———这才是贾家(曹家)真实的现实!

“磊着”(或作“堆着”)、“半旧的”,处处显露出衰败的气息,虽奢侈淫糜的习惯尚存(贾政起居室的华丽摆设), 但兴盛向上的气象不再! 倒驴还未倒架,只是表面奢华而已,内部已经糟烂了! 曹雪芹的父亲曹頫被抄家后,据(永宪录续编》记载:曹頫“因回空罢任,封其家资,止银数两,钱数千,质票值千金而已,上闻之恻然。”赫赫有名的曹家竟寒酸到这等地步,连下令抄家的雍正都感到意外且为之伤感。总之,对贾政书房的描写主要是为了表明荣国府的衰败,影射曹頫时期曹家的败落和艰难,并含蓄地表达作者的痛苦和伤感。可见,这段文字虽笔墨不多,用意却不小,它像一根不起眼的线索,牵引着我们走向探测《红楼梦》大厦奥秘的坦途,理解作者“一把辛酸泪”的真正含义!

在《林黛玉进贾府》中,借林黛玉的俊眼,读者感受到了豪门望族的辉煌气派。在阅读教学时,有学生提出课文中两段文字有“不和谐”之处:“临窗大炕上铺着猩红洋罽,正面设着大红金钱蟒靠背,石青金钱蟒引枕。秋香色金钱蟒大条褥。”“正房炕上横设一张炕桌,桌上磊着书籍茶具,靠东壁面西设着半旧的青缎靠背引枕。 王夫人却坐在西边下首,亦是半旧的青缎靠背坐褥。……因见挨炕一溜三张椅子上,也搭着半旧的弹墨椅袱……”一连三个“半旧”与“金钱蟒”的富丽堂皇形成对比,这三个“半旧”的描写似乎跟贾府这个贵族之家极不相称。这三个“半旧”是不是一个“不和谐”的音节呢?班上的“小红学家们”展开了激烈的争论。

“金钱蟒”为何是“半旧”的?

  生1:前面用“金钱蟒”,写贾府金碧辉煌、气派不凡;后面用“半旧”,与前文矛盾,跟贾府这个贵族之家极不相称,是个不和谐的音符。

  师:这个回答确切吗?同学们有没有不同的意见?

  生2:黛玉由正室一路而来,被老嬷嬷引进“东房门”,是为拜见贾政,故进东房,这间房间摆设华贵,装饰“金钱蟒”,以显气派,非常符合荣府的地位。而三个“半旧”的房间,从摆设看,“桌上磊着书籍茶具”,是一个书房兼会客的场所。从王夫人的随意看,“王夫人再四携他上炕”,这个屋子也应是她使用的地方。贾政和王夫人平时可能在此活动或会客。

  (学生鼓掌)

  生3:贾政是典型的封建正派人物,这“金钱蟒”“半旧”和他的身份、性格相符,正室东面的三间耳房内,“文王鼎”“美人觚”等应是百年陈设,与“荣禧堂”正室一样显示着当年国公爷的显赫地位,“金钱蟒”也当与此气派相一致。贾政在世人眼中一向是不太招人喜欢的角色。不过,在贾府的男主人中,在荒淫无度、纸醉金迷的贾赦、贾珍、贾琏中,贾政该算是不事奢华的正统代表,用三个“半旧”表明贾政有勤俭持家等好的品德,我们要用辩证的眼光来看。

  生4:贾母老了以后,贾府事务交给儿媳,王夫人的地位直线上升,便把自己的侄女王熙凤嫁给贾琏以巩固她在贾家的地位,保证在宝玉长大之前自己依然掌握贾府大权。王熙凤倒也没辜负她,对她比对自己婆婆亲得多,而且又讨得贾母的欢心。后来王夫人的女儿元春又做了贵妃,王夫人在贾家的地位应是很高的,为什么不吩咐王熙凤买一全新的呢?王夫人同意用如此多的“半旧”东西吗?

  (学生大笑)

  师:是啊,“东廊三间小正房”的用物为什么不是全新的,也不是全旧的?

  生5:为什么不是全新的,全新那是“暴发户”。“半旧不新”是有来历的,“半旧”尽显贾府世禄之家的历史。为什么不是全旧,全旧那是“破落户”,因为此时贾府还没有破落,“半旧不新”用得妙!

  生6:“半旧”的东西出现于贾政与王夫人的小正房中是作者匠心独运。“半旧”很可能是王夫人所要求的风格摆设。王夫人在贾府中地位较高,性格较沉稳,贾珠之死给她很大精神打击,之后喜吃斋念佛,作者通过这一细节体现了人物的性格心理。同时,也表现了林黛玉观察事物的仔细,为人的小心,这些描写都为后面情节展开、人物性格发展作了铺垫。

  ……

  师:说不尽的“红楼”,《红楼梦》是一部伟大的文学作品,我们只有深入研读《红楼梦》文本,才能对这部伟大的文学作品的思想艺术价值做出正确的解读。当然,课后同学们可以参读冯其庸、周汝昌、蔡义江、刘世德、胡文彬、邓云乡、周思源等红学家解读《红楼梦》的书籍,去探寻“红学”的无穷魅力!

 

    另附“金钱蟒”解释(引自百度百科):

      金钱蟒又称“绣球花纹”。

 是一种瓷器装饰纹样,因花朵形状颇似绣球而得名,常以大小不等的花头或龙凤等主体形象,做圆形或椭圆形的适合构成,疏密均匀的排列在器物的装饰带中,适用于各种造型的器物。有十团,八团,十二团,十六团,二十四团等团花吉祥纹样,两个团花相联称“双球花”,多个小团花遍布,即为“遍地绣球”,又称“皮球花”,或“金钱蟒”,于清代景德镇窑彩绘瓷上较为多见。


 

  值得注意的是:因金钱蟒的炫丽华贵,后多被用于中高级纺织品的绣文中。

 

 

从儒学角度解读《林黛玉进贾府》中的“半旧”

    摘要:在《林黛玉进贾府》这篇课文中,我们通过黛玉的眼睛,看到了贾府华丽富贵的程度。但在描写贾政、王夫人内室的那段文字中却连用了三个“半旧”。在研读了文本和原著后,对“半旧”一词的理解,我觉得站在儒学的角度从四个方面分析贾政,即从文化涵养、教子齐家、修身正己、恋旧情结来解读可以更全面更细致地解读“半旧”,也更显《红楼梦》的艺术魅力。

  关键词:《林黛玉进贾府》;儒学思想;半旧

  在《林黛玉进贾府》这篇课文中,我们通过黛玉的眼睛看到了贾府华贵的陈设。但在描写贾政、 王夫人内室的那段文字中,却连用了三个“半旧”,分别是“靠东壁面西设着半旧的青缎靠背引枕”,“王夫人却坐在西边下首,亦是半旧的青缎靠背坐褥”,“挨炕一溜三张椅子上,也搭着半旧的弹墨椅袱”,感觉很难理解:钟鸣鼎食的贾府竟使用“半旧”的物品,这“半旧”的物品又为什么只出现在贾政与王夫人的内府呢?在进一步研读了文本和原著后,对“半旧”一词的理解,我觉得站在儒学的角度从四个方面的解读来分析贾政可以更全面更细致地解决心中的疑问,也更能领略《红楼梦》的艺术魅力。

  一、文化涵养

  此处的三个“半旧”,为何单单出现在贾政与王夫人的内府,而不是别处?我觉得这跟贾政受到的儒学教育有关。因为在第二回《冷子兴演说荣国府》里有对贾政这样的介绍:“次子贾政,自幼酷喜读书,祖父最疼,原欲以科甲出身的……”还有更多的间接介绍:“最喜读书人,礼贤下士,济溺扶危,大有祖风”。而其他人则是:“贾敬……一味好道,只爱烧丹炼汞,余者一概不在心上。”“这珍爷那里肯读书,只一味高乐不了,把宁国府竟翻了过来,也没有人敢来管他。”从这些叙写来看,可见贾政是贾家中唯一一个正统的读书人。此处的“半旧”物品应该是很好地体现了贾政的文化涵养。

  二、教子齐家

  儒家倡导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贾政是读书人,渴望仕途经济。他想做好官,但可惜不谙世情,受人蒙骗,弄得声名狼藉,官运是到头了;而作为族中唯一以“继业”为己任的孝子贤孙,他希望儿子宝玉能比自己更出色,所以对宝玉的教育很严格,他能做的,就是“以身作则”“言传身教”。他要将自己所受的儒家教育思想传给下一代。因为中国儒学文化思想是尚简不尚奢,这在无数典籍中皆可找到证明。比如儒学的代表《论语》中就有很多论述:“礼,与其奢也,宁俭。”《八佾》:“士志于道,而耻恶衣恶食者,未足与议也。”《里仁》:“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雍也》《论语》中随处可见的对安贫乐道的推崇和对富贵的不以为然,是中国传统文化在这方面的典型代表。所以“酷喜读书”的贾政,虽处钟鸣鼎食之家却崇尚简朴,这些“半旧”的用具就是很好的“教具”。意在教育子嗣:不可全方位地追求奢华!

  三、修身正己

  因宝玉仗着祖母的疼爱、庇护,又被一群多被屈辱而有着灵性才情的女性所呵护,他的性情是至真至纯的,所以他抵触封建文化。是个“潦倒不通世务”“富贵不知乐业”“于国于家无望”的“孽根祸胎”。贾政对他的期望越大,失望就越大,焦虑就越重,自知无力回天,所以随着年纪的增长他更多的精力就放在了修身正己上了——修炼心性,追求清幽、清淡的生活。平时就是看看书、下下棋而已,这在《红楼梦》的其他章节中都有描写:“每公暇之时,不过看书着棋而已。”来看他的告白:“如今上了年纪,且案牍劳烦,于这怡情悦性文章上更生疏了。”且《林黛玉进贾府》中就有写到王夫人解释贾政的去向时说:“你舅舅今日斋戒去了……”他有别于贾赦、贾珍等贾府其他主子以追求感性享乐为主,而是以追求伦理道德为主。所以此处的“半旧”物品也可看做是他们清心寡欲、修身正己的体现。

  四、恋旧情结

  上面分析过,贾政是受过很好的儒学教育的,那么经此熏陶出来的人性也就有了儒学的光辉——恋旧情结。即是极重情感的,这在《红楼梦》中有多处叙述:比如宝玉挨打这一情节,我们知道宝玉挨打的重要原因是贾政听说金钏投井的事。听贾环一说,他就怒从中来暴打宝玉,这既体现了贾政对人的尊重、也说明他是制止这种不道德的、不善的行为的发生的,客观上是给金钏主持了公道——即使她是奴婢、即使这种事在当时司空见惯。有如此性情的人,对家中常用的、贴己的即使是已经“半旧”的物什仍放在身边,也不足为怪了。

  《林黛玉进贾府》是《红楼梦》中最为精彩的篇章之一,一些看似平淡无奇的细节描写,其实蕴涵着丰富的含义。我们只有认真琢磨,才能真正领会到《红楼梦》这部伟大小说的博大精深。

  

 

其二:

   


解读《林黛玉进贾府》中的三个“半旧”

      在《林黛玉进贾府》中,借林妹妹的一双俊眼,读者感受到了贾家豪门望族的辉煌气派。可在这一派奢华之中,文字里却出现了三处略显突兀的字眼——“半旧”。

  在描写贾政的房间时,这样写道:“……靠东壁面西设着半旧的青缎靠背引枕。 王夫人却坐在西边下首,亦是半旧的青缎靠背坐褥。见黛玉来了,便往东让。黛玉心中料定这是贾政之位。因见挨炕一溜三张椅子上,也搭着半旧的弹墨椅袱,黛玉便向椅上坐了。……”短短一段文字中,一连出现了三个“半旧”。这几个字眼在贾府金碧辉煌、气度不凡的大背景下显得极不和谐。钟鸣鼎食的荣府为什么会使用“半旧”的什物?这当然跟“半旧”什物的主人贾政有着密切的关系。

  对于贾政这一人物形象,读者总会异口同声地把他定位为封建制度和封建传统的卫道士。这一定位显示了读者对贾政的反感。不过在贾府的男主子中,贾政确实与谋虚逐妄的贾敬、酒色之徒的贾赦、乘人之危的贾珍、贾琏等大为不同。

  首先,贾政是个读书人。第二回《冷子兴演说荣国府》里这样介绍贾政:“次子贾政,自幼酷喜读书,祖父最疼,原欲以科甲出身的……”而其他人则是:“贾敬……一味好道,只爱烧丹炼汞,余者一概不在心上。”“这珍爷那里肯读书,只一味高乐不了,把宁国府竟翻了过来,也没有人敢来管他。”贾赦、贾琏在这一回里虽未提及,但由后来的言行中就可判断他们绝不是读书之人。因此,在贾府这一群男主子当中,唯有贾政是个真正的读书人,其品味自然较高。虽然他不是一个博学多识的通儒,不过,作为他那个时代、那样的家庭出身和社会地位的一般文人所应有的文学修养,贾政还是具备的。

  真正的读书人喜欢清幽朴素。比如满腹诗书、才学不凡的宝钗,她的打扮就极为朴素,“穿着家常衣服,头上只散挽着髻儿”。她的母亲薛姨妈就说过:“宝丫头古怪着呢,他从来不爱这些花儿粉儿的。”宝钗的房内陈设同样朴素,“雪洞一般,一色玩器全无,案上只有一个土定瓶中供着数枝菊花,并两部书,茶奁茶杯而已。床上只吊着青纱帐幔,衾褥也十分朴素。”只有大字不识几个的王熙风才会“彩绣辉煌,恍若神仙妃子”,尽显她的俗。

  贾政同样向往清幽气象。在第十七回《大观园试才题对额》中,有过这样一些描写:

  贾政笑道:“倒是此处有些道理。固然系人力穿凿,此时一见,未免勾引起我归农之意。我们且进去歇息歇息。”……

  引人步人茆堂,里面纸窗木榻,富贵气象一洗皆尽。贾政心中自是欢喜,却瞅宝玉道:“此处如何?”众人见问,都忙悄悄的推宝玉,教他说好。宝玉不听人言,便应声道:“不及‘有凤来仪’多矣。”此时贾政听了道:“无知的蠢物!你只知朱楼画栋,恶赖富丽为佳,那里知道这清幽气象。终是不读书之过!”……

  贾政口中说出的“归农”二字,让我们看到了贾政内心所向往的清幽;他两次流露出对“富丽”的嫌恶,也让我们读懂了他的人生追求。试想,在整个贾府中,又有几人和他持有类似的见识呢?如此看来,在“烈火烹油,鲜花着锦”的贾府,贾政的确是特立独行的。

  其次,贾政是一位清官。最典型的事例就是第九十九回被放了江西粮道这一肥缺之时,他本可以借此时机,大捞一把,补补府内年年寅吃卯粮的亏空。可他对“折收粮米,勒索乡愚”的弊端是痛恶的。于是在其位谋其政,“出示严禁”,兴利除弊;而且拒收“馈送”,“一心做好官”。可是在当时那种“天下乌鸦一般黑”的年代,他的这种“不合时宜”的做法只能逼得自己寸步难行。他痛苦地发现,上司不欣赏他,同僚排挤他,下属也因为捞不到油水不服从他,他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人生理想,他的“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的人生目标根本没有施展的机会。他这个“天下第一无奈人”所能做的,唯有洁身自好了。从主观愿望上,他想做一个勤勤恳恳、两袖清风、有一番作为的清官,可现实效果上,他却成了平庸得不能再平庸的昏官。在现实与理想的矛盾中,贾政的精神世界该是沉重痛苦的吧。

  总之,三个“半旧”,是曹雪芹在全书中第一次对贾政的正面表现。在这个使用了三次的词语中,一个“为人端方正直”(冷子兴语),“谦恭厚道”(林如海语)“体仁沐德”的封建末世的正统文人初露端倪。

 

    其三:


关于“半旧的”“意味”之辨

一、暗写贾政的迂腐——实写贾政的“假正”

     笔者发现,荣禧堂东边三间耳房(贾政与王夫人卧房)内的物品陈设“临窗大炕上铺着猩红洋罽,正面设着大红金钱蟒靠背,石青金钱蟒引枕,秋香色金钱蟒大条褥”,而东廊三间小正房内的物品陈设“半旧的青缎靠背引枕、半旧的青缎靠背坐褥、半旧的弹墨椅袱”。荣禧堂都是名贵之物,荣禧堂东边三间耳房内的物品皆为名贵的“床上用品”,而东廊三间小正房内的物品陈设大都是“半旧”的。

     王夫人“居住宴息”“三间耳房”处,贾政“正经正内室”“荣禧堂”,尽显奢华富贵,可在东廊三间小正房内,也就是贾政的小书房,却处处是“半旧”物品,这是为何呢?小正房炕上“横设一张炕桌,桌上磊着书籍茶具”,可见这应是贾政平素读书或接待亲友的地方。“荣禧堂”,是接待官僚贵族的地方,从“荣禧堂”的对联“座上珠玑昭日月,堂前黼黻焕烟霞”就知道了。“三间耳房”,是王夫人“居住宴息”处,而王夫人是荣国府的“第一夫人”,是贾府实际掌权者,王熙凤,贾宝玉,也都很怕她,她住的地方奢华至极,可以想象。“三间小正房”里的“半旧”之物,贾政是贾府礼教文化的代言,是诗书礼缨之家的“楷模”,“俭以养德”的大道理,贾政心知肚明,“戒奢以俭”也是贾府的“脸面”,尤其是读书人的“脸面”,所以,在他书房、接待亲友的地方,摆放“半旧”之物,就是贾政、王夫人刻意为之的设计,似乎让奢华的贾府有一处“忆苦思甜”的地方,这是做给别人看的,一面以奢华示人,一面将富贵藏起,中间再设一个“勤俭之地”,封建家长的“多面”人生就这样被物化了,贾政不愧是“假正”,太有才了。都说眼见为“实”,这“半旧”之物可是林黛玉亲眼所见,可是这实际上假象,不知聪明的林黛玉是否看得清楚,若是看得清楚,她就会心痛,因为在这里找到“假”的非常容易,而找到“真”的比登天揽月还要难。

      所以,“半旧”之说,不是暗写,而是实写,有“物证”,有“人证”,贾政的“保守”吗?迂腐吗?我看不出来,贾政深谙“为官之道”,帮助“贾雨村”重返官场,不惜重金修建大观园,只为了元妃短暂的省亲,如此心机的贾政决非是“保守”“迂腐”之人。他对宝玉百般“苛责”,是他清醒地看到贾宝玉所言所为,是“败家”之举,他对宝玉是“恨铁不成钢”,对于宝玉的“通灵”之说不以为然。“半旧”之设,非“保守迂腐”之说,实在是贾政伪善的“明智”之举。“荣禧堂”富贵气象,外人看来无可厚非,是体现“皇恩浩荡”和“家门声望”的标识之处,王夫人“居住宴息”的“三间耳房”奢华至极,是暴露贾政之“假正”的绝妙之处,要是“全旧”之物的话,伪装就更像了,可是这样做,贾政、王夫人骨子里的“贵族”气息是无法接受这样的家居之物的。

       二、“半旧的”“凸现”林黛玉的“细心聪慧”

       有老师说林黛玉见到这半旧之物,而且瞬间看出了“成色、质地、名称”,“一下子”就凸现了“林黛玉的细心和聪慧”,林黛玉细心聪慧不假,可在此处,决非“凸现”。一位在锦绣江南知书达礼的大家闺秀,瞬间看出了半旧之物的“成色、质地、名称”不是极为正常的事吗?东廊三间小正房内陈设简单,不过那几样摆设,而林黛玉初来舅舅家,自然会关注所到之处的环境,看到“半旧”之物,实在是人之常情,“凸现”林黛玉的“细心聪慧”,恐怕言过其实了吧?这个“细节”与林黛玉的“细心聪慧”没有必然的瓜葛。

         三、觉解脂砚斋关于“半旧”的“批注”

        针对“半旧的“这三个字,脂砚斋曾批注:“三字有神。此处则一色旧的,可知前正室亦非家常之用度也。可笑近之小说中,不论何处,则曰商彝周鼎、绣幕珠帘、孔雀屏、芙蓉褥等样字眼。”(甲戍侧评)卢老师,以此为据,认为“半旧”的细节是一个真实的细节。关于这一说法,我赞同,但这“真实的细节”,却不是作者为了“真实可信”而设置的细节,是为了呈现“假象”而设置的,“假作真时真亦假”嘛!“前正室亦非家常之用度也”,告诉我们东廊三间小正房不是“家常之用度”,而是为了供人参观学习的,是让亲友知道我贾家不是“暴发户”,而是“历经百载的公侯世家”,我贾政不是摆阔的富商,是克己复礼的儒生。也就是说,“家常之用度”之地,绝不“半旧”;非“家常之用度”之处,根据主人的特定需要可以“半旧”,就像贾府各院,都是讲究一个“大”字,唯有“贾赦”处,却要讲究一个“小”字,不是因为贾政一样的“节俭”,为何呢?因为,贾赦出的“小巧别致”之物,却处处显示贾赦的“情趣”,一个在家炼丹求仙却又好色贪婪的“假道士”,以这“小巧别致”掩饰内心的“丑恶”。“贾府”环境描写的细节,无不与人物的精神世界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红楼梦》高考阅读欣赏与训练系列

中国四大名著(听、看、读、赏)

林黛玉进贾府之环境研究

林黛玉进贾府之林黛玉形象研究

解读《林黛玉进贾府》中的三个“半旧”

林黛玉进贾府之王熙凤研究

经典新读:解读《红楼梦》人物的处世技巧

扇子与四大文学名著

淡极始知花更艳:薛宝钗形象分析

高考名著:《红楼梦》重要故事梗概与练习

周汝昌说《红楼》

福建高考名著阅读训练之《红楼梦》

谁是红楼梦里最有心计丫寰

丹青妙笔绘红楼

红楼断想吹短笛

红楼人物知多少

《红楼梦》鉴赏

《红楼梦》大观园

高考语文四大名著导读

妙玉对黛玉的微妙态度

略谈《 红楼梦》的命名艺术

中国四大名著专项训练题

《巴黎圣母院》、《红楼梦》导读

《红楼梦》专题

赏读《宝玉挨打》中的“三”

《林黛玉进贾府》:一“笑”一“哭”总关情

《红楼梦》分析导读及练习题

《红楼梦》简答题新编

《尤三姐之死》实录

《红楼梦》诗抄袭考

乱侃四大名著

黛玉之美

林黛玉为什么爱哭

解味“红楼宴”

史湘云,大观园里的奇葩

心比天高的晴雯

薛宝琴灯谜诗引发的争论

《红楼》抉微

黛玉的诗歌观

《红楼》诗词鉴赏

红楼梦之葬花吟

金陵十二钗判词注释

.《红楼梦》经典诗词

红楼梦中的女孩子,你想娶哪一个?

《红楼梦》人名拾趣

马瑞芳趣话《红楼梦》

“金陵十二钗”排名有什么学问

名著阅读简答题新编——《红楼梦》

四大名著中的主要人物及评价

《西游记》与《红楼梦》的神秘关联

  评论这张
 
阅读(8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