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中大语文

读有意思之书,交有意思之友。

 
 
 

日志

 
 

名篇我读:略论《祝福》中的“归乡模式”及其深层意蕴  

2013-01-29 16:37:13|  分类: 教学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略论《祝福》中的“归乡模式”及其深层意蕴
               ——兼谈突出“我”教学的意义

【摘要】
         《祝福》是鲁迅先生小说集《彷徨》的首篇,其丰富的社会底蕴和精湛的艺术技巧屡为当代评论者提及,这里,本文试就《祝福》中归乡模式对“我”形象的塑造及其内蕴的深邃思想意义做进一步探讨,同时兼谈突出“我”教学的意义。
【关键词】《祝福》   归乡模式   “走”    “我” 
        读过小说《祝福》的人会发现:在这篇小说中,叙述者在讲述他人的故事,同时也在讲述自己的故事,而自己的故事,即小说文本中的“我”则经历着“离去——归来——再离去”的过程,严家炎先生把鲁迅小说中采用这一过程构建小说情节或结构的模式称之为“归乡模式”。
         一、   归乡模式及其在文本中的呈现
        在由“归乡模式”建构的小说《祝福》中,存在着 “我与鲁镇”、“我与祥林嫂”和“鲁镇与祥林嫂”三重关系。在教学过程中作具体文本阐释时,我们普遍关注的是“祥林嫂与鲁镇”这重关系上表现出来的“看和被看关系”------即小说文本对“看客”模式的悲情揭示,戡破了世间的冷漠、人情的冷暖,深层次上展现了封建礼教吃人的主题,往往却忽略了“我与鲁镇”的关系,可以说这重关系正蕴涵着“离去——归来——再离去”的模式。该模式讲述的正是“我”的故事:“我”回到故乡,眼见的是“年年如此,家家如此”的一切没有、也注定不会有所改变的鲁镇。就是本家鲁四老爷,亲情融逝不了思想上的阻隔,“我”与“我”的至亲也话不投机半句多,更别提生活在鲁镇上的其他朋友了,可以说“我”清醒地知道“我”已经不相容于鲁镇这个社会了,于是在回到鲁镇的第三天“决计要走”。“北方固不是我的旧乡,但南来又只能算一个客子”,“我”注定是一个没有家的永远的漂泊者。
         二、  “归乡模式”的深层意蕴
        (一)传统与现代矛盾的纠结
        在由“离去——归来——再离去”的模式建构的小说文本中,“走”是一个贯穿文本始终的意象。而“走”这一鲜明的意象在鲁迅先生的作品中曾多次出现过:
        “无论如何,我明天决计要走了。”(《祝福》)
        “我独自向着自己的旅馆走,寒风和雪片扑在脸上,倒觉得爽快。”(《在酒楼上》)
        “我的心就轻松起来了,坦然地在潮湿的石路上走,月光底下。”(《孤独者》)
        在被视作鲁迅对生命哲学的诗意阐释之作《野草》中,有一篇散文是《过客》,主人公“过客”就是一个梦醒之后无路可走却不停奔走着的形象。
         可以这样说,“走”为读者呈示出一条“归乡------离乡”的线索,接下来,我们将以《祝福》为例,以期揭示其回归与逃离的深层意蕴。
综观这次“归乡------离乡”,我们发现“走”有着这样两重涵义:
一是对一成不变的传统的失望。
        故乡,是温情的家,理应是“我”灵魂的栖息地,如果说“我”的初次离开源于对文明与民主等新生的渴求,那么“我”的回归则印证对传统的精神守望,当“我”用时代之精神俯视民族之精魂时,发现的却是长久积习的一成不变。这难道就是“我”的故乡吗,“我”内心依附的家吗?不,绝对不是,于是“我”只有在失望中选择离开,继续前行的“路”,继续寻找灵魂的栖息地。
        二是对深存灵魂深处的传统精神的逃避。
        让我们一起翻看祥林嫂与“我”的精彩对白。在这次会面和对白中,作者把祥林嫂这一行将灯枯油尽步入死亡坟墓的乞丐搁置在灵魂审判者这一角色上,而作为进过城、又上过洋学堂、识过字的知识分子的“我”却俨然成为一犯人。祥林嫂一再的逼问,问“我”“人死后到底有没有魂灵”,这本该是知识分子坦然回答的问题,但“我”却回答不了,只能用“说不清”来逃避责任。于是,在祥林嫂面前,“我”,上演了一幕传统知识分子灵魂深处固有的浅薄和软弱(或许,有的人要说“我”的延宕、犹豫不正说明“我”对祥林嫂在心灵深处的善意关照。然而,在这里,褪去善意伪饰的外衣,我坚持如是说)。或许“我”的最终离去,正暗合对自我精神内核里传统精神的逃避。这两点中的任何一点,都可以看出“我”与自己的“过去”有着割不断的历史联系,有着与之“反戈一击”制之于死命的“旧营垒”的“过去”。“我”的回归与叛逃之路恰恰是鲁迅“精神骨骼”中传统与现代矛盾与痛楚的外现。
        (二)绝望与自审的原罪意识
         从小说《祝福》中可以清晰地看到: “离去——归来——再逃离”,再现了 “我”对故乡的依恋和反叛,这也正是现代知识分子精神世界复杂的体现。“我”的回归,意味着“我”对传统充满依赖,意味着在“我”的心灵深处是怀有对故乡向往之情的。“我”因寻求精神的寄托而回归故乡,在“客子”的心目中,“故乡”理应是美好的存在和交织着“梦”的光彩的地方,然而“梦”之故乡与现实的故乡却存在着高位反差,这就使我的回乡成为失望乃至绝望之旅。于是,《祝福》中“我”在回乡之后就立刻萌生了“走”的决心。这一绝望的还乡意识透析出的是鲁迅先生对传统的回归与背离,显示出的是他无家可归的悬浮感和漂泊感。这种悬浮与漂泊却再现了作为“中间物”的鲁迅无奈而又无可奈何“过客”的意识。“你从那里来呢?”,“又到那里去呢?”,回答只有一个“我不知道”。那人总要找一个栖息之所吧。“过去”,我正在努力的批判着,未来的路,本无所谓有无所谓无,我将游弋于何方。“黑暗又会吞并我”,“光明又会使我消失”,“彷徨于明暗之间吗”,“然而我不愿”,“终于彷徨于无地”。可以说偌大的一个宇宙竟没有一个人的栖息之所,这种边缘感、孤独感恐怕不是你我一般凡人所能切身体会到的。
        可文本《祝福》呈示出的不独如此,对自我的绝望与自审亦是该小说表现的又一重意识。小说通过“我”与祥林嫂的关系反思了现代知识分子作为启蒙对象的无力与无奈,甚至有时也会不自觉的沦为旧势力的帮凶。鲁迅曾这样说过“我的灵魂里有毒气和鬼气,我极憎恶它,想出去它,而不能。”罪的自觉促使鲁迅先生自我批判,自我否定,而这一否定又是多么痛苦的矛盾集合“眷念与决绝,爱抚与复仇,养育与歼除,祝福与咒诅……”“我”带着罪与绝望对自我进行着无情的审判和鞭挞,希翼在绝望的罪感中进行着艰难的自我灵魂的拯救,虽无力但坚韧……记得他曾经这样说过“绝望之为虚妄,正与希望相同。”于是处在“中间物”的鲁迅漫无目的的走着前行的路,“明知道前路是坟而偏要走,就是反抗绝望。”于是他进行着绝望的抗争……鲁迅先生一再说我无情的剖析别人,其实我更无情的剖析我自己。信然,《祝福》中的“我”就是最好的例证。
         三、突出“我”教学的意义:
        新课标明确的为语文学科定位,说语文是工具性与人文性的统一。然而,在语文的教学过程中,知识点的把握、重难点的突破我们在努力的去做,即对语文工具性的认知和重视可以说是在切实的贯彻和实施着,可是对语文人文性的关怀似是未足。通过上面对“我”的形象及其意义的阐释有意识的在说明这样一个认知:我们在通过文本揭示的重要人物在达成主题凸现的背后,千万别忘记了审视和关照在这些人物身上蕴藏的人文关怀,而这正是对我们的学生进行德育、美育的契点。我们依然以《祝福》中的“我”为例,“我”不是作者鲁迅,但“我”的语言、行为及人格却深深的打上了作者的烙印,从某种程度上说“我”与作者本人在文本中达到了惊人的互证。文本中的“我”不是一个高山仰止的英雄,而是一个性情中人,“我”有着叛逆的禀性、有着矛盾、孤独与决绝,可以说与“我”形成关照的伟人鲁迅身上有着凡人的常态。这样,当我们剥蚀掉鲁迅作品中高深的智点,让我们从生活中的常态来接触伟人身上的凡性,当我们和伟人之间有了沟通、相通亦或可比,在心灵上拉近彼此的距离,进而体认其思想的深邃,似乎才是一种可行的教学方式。或许也只有这样,在新时期的语文教学中,伟人才不会因思想的深邃或不可解而离我们远去,才会因伟人身上有着我们凡人所共有的人性的光辉而拉近彼此的心距,进而找到进取的希望……

课文原来也可以这样教与学:

《祝福》人物语言面面观

《祝福》合作探究性学习流程

“一二三四五”学《祝福》

《祝福》知困录

关于《祝福》里的“我”

祥林嫂与鲁四老爷

《祝福》中祥林嫂的变态心理

从“阿毛之死”解读祥林嫂的悲剧命运

祥林嫂的身价及伤疤

祥林嫂悲剧和别里科夫悲剧之比较

重读《装在套子里的人》

名篇我读:《窦娥冤》

名篇我读:《雷雨》

历代名家评《廉颇蔺相如列传》

教材之外的苏武

教师也可以这样教,学生也可以这样学

人教版必修五精彩的课堂导入语

人教版必修四精彩的课堂导入语

人教版必修三精彩的课堂导入语

人教版必修二精彩的课堂导入语

人教版必修一精彩的课堂导入语

初中语文课堂导语小集

高中语文课堂导语小集

创意课堂:归有光《项脊轩志》十美

《项脊轩志》情在何处

文化反思:千年错解了鸿门宴(雷建军)

我读名篇:千古妙文《鸿门宴》

我读名篇:《鸿门宴》中的精彩(2篇)

《鸿门宴》破绽

教学参考:“渑池会”的背后(程永超)

秦王不杀蔺相如为哪般

浅谈《鸿门宴》中的古文化

项羽与刘邦

我读名篇:《赤壁赋》中的“苏子”是“自称”还是“客称”

我读名篇:《赤壁赋》成篇的内在规律

《赤壁赋》解读与探究

我读名篇:《游褒禅山记》精髓之所在

《游褒禅山记》解读与探究

《游褒禅山记》争鸣意见

《游褒禅山记》:一个思想者的思想足迹

《游褒禅山记》答询

关于《石钟山记》的另类说法

《兰亭集序》解读与探究

《兰亭集序》和《归去来兮辞》比较阅读

与《兰亭集序》有关的传说故事

《滕王阁序》与《兰亭集序》比较阅读

名家解读:《荷塘月色》里的自由 (孙绍振)

《荷塘月色》中“妻”怎能少

《荷塘月色》解读与探究

《故都的秋》解读与探究

《囚绿记》解读与探究

欧阳修《秋声赋》及其文化解读

我读名篇:“情真”亦须“陈情术”

创意课堂:孔子为什么“喟然而叹”?

创意课堂:庖丁解牛背后的意义

“笑”中教学《逍遥游》

《逍遥游》:一次超越时空的对话

创意课堂:“玫瑰诗竞猜”读《锦瑟》

唐诗的唯美主义:《锦瑟》

名家读文:《岳阳楼记》(孙绍振)

我读名篇:名作中的瑕疵(刘真福)

我读名篇:寻找课文中的“穿帮镜头”(刘影)

课文妙解:欧阳修为什么不像范仲淹那样忧愁?(孙绍振)

杜十娘可不可以不死

《我与地坛》的主题探究

教学参考:破解秦王“负剑”之谜

教学参考:《诗经.采薇》,且读且思

“女之耽兮,不可说也”——《氓》之女主人公形象新探

致敬孔乙己(郭宇宽)

《荆轲刺秦王》相关资料

《念奴娇·赤壁怀古》相关材料

在对比中学习《林黛玉进贾府》

简析《师说》和《阿房宫赋》的构思

《六国论》指瑕

六国论有关资料--李牧的故事

《六国论》逻辑推理试析

《烛之武退秦师》中三国君主形象之比较

怎一个“愚”字了得——《愚溪诗序》品读

给《项脊轩志》构思一幅插图

焚情“地坛”:《我与地坛》

《阿Q正传》细问大集萃

阿Q:“十分得意”与“九分得意”

侯嬴自杀为哪般

都是教会女校惹的“祸”——玛蒂尔德悲剧成因新探

由《项链》几个易被忽视的细节所想到的

《守财奴》中的“异称”

葛朗台与严监生之死比较

《边城》助读:写在沈从文旧居

我看教材对孙犁《荷花淀》的改动

《雷雨》的主人公是谁?

人教版高一语文必修一每课一诗

中小学全部学科课程资源

高中语文课本知识整理大全(一)(现代文)

 

教语文,其实很简单

如何简化语文教学

老师请把课讲得简单些

语文教学创意

创意课堂:文本细读出真知

教师与文本对话的误区

创意课堂:用自己的课证明语文之趣(程少堂)

创意课堂:自然之美与人文教育(梁卫星)

创意课堂:语文素养三剑客——读写赏

创意课堂:课堂教学的科学设计

创意课堂:语文是发展思维的游戏

创意课堂:如何上好优质课

创意课堂:语文课堂教学精彩细节小集

.创意课堂:如何创建语文课堂高效学习小组

创意课堂:如何上好语文试卷讲评课

走出语文复习的误区

创意课堂:如何用好语文早读课

创意课堂:如何巧妙利用语文课前5分钟

教学反思:让“课堂对话”精彩而深刻

浅探语文教学中的导答艺术

语文课堂提问之新视角

浅谈语文课堂教学收束的艺术

教学参考:“如是我读”36金句(陈日亮)

教学参考:嚼出语言文字的咸淡和冷暖

名家论道:文本分析的七个层次(孙绍振)

名家论道:孙绍振侃语文(四篇)

让语文课好玩起来(邱宇强)

期待“教课文”朝向“教语文”的美丽转身

发现、发掘教材的教学价值(步根海)

课堂神韵:窦桂梅、孙建峰、王崧舟的结课煽情

语文教师进班第一课朗诵材料

让语文“精致”起来

课后反思的“七要”

对课,对出语文味

语文就是活着的语言

品出语文味

聊课,让语文教学充满清新自然的气息

我这样备课

四大天王谈备课

孔子教我们这样做老师

课,怎样上得大气

好课的标准

语文是什么?

语文,就是你这个人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语文教育

新教师必读:教学设计

把白话文翻译成文言文

学习语文妙趣横生

什么是语文素养?

企盼魅力的语文课

  评论这张
 
阅读(847)|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